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有人找我玩吗(。・ω・。)ノ♡

【all尼】孤独的人 —1—

*本章私设玛丽雅和霍德华早相识

*全文主要涉及冬铁,霜铁,盾铁,雷者慎入。

*人物跑偏
━━━━━━━━━━━━━━━━━━━━━━

巴基拍了一下身旁蹦进着肌肉的男人,心下有些好笑,“放松点,你可是在给未来的侄女挑东西呢。”

斯蒂夫吞咽了一口口水点点头,与人多年的交情和信任使得他下意识的放松了一点,“你确霍德华想要个女孩子?我的意思是——其实男孩子也挺好的。”语毕他扒拉了一下架子上的小裙子和小鞋子。

“哦斯蒂夫,你不知道男孩子会有多皮,我以前隔壁那俩小泥球你也不是没见过。”巴基双手抱胸倚在一旁,“我之前可梦想过生个女孩,小小的又乖。整天跟在你身后,用软软的声线叫你‘爸爸’。”

似乎也被人描述的画面触感到了,斯蒂夫露出了微笑。他拿起购物架上的那双碎花鞋,试着将自己的手指塞进去,但没成功,“我从没见过这么小的脚。”

“不会吧,别告诉我你没见过小婴儿,你至今还是处男都已经让我惊讶了。”巴基吃吃的笑了几声,直到斯蒂夫喊了句他的名字才停下。接着他一把架住人的肩膀,“我来给你描述一下,小小的脸,大大的眼睛,抱在怀里都怕用大力了。”

斯蒂夫在脑力想象了一下,忍不住把嘴角又上扬了一些,“那真是可爱极了。”

“当然的,所以说——”巴基凑过去,几乎贴在人的耳朵边,“你难道就不想趁今天,把处男之身破掉?”

“巴基!”斯蒂夫耳尖微红,对人多次打击自己处男之身感到不满。以前是根本没女人对他示过好,但当便成这样人见人爱的模样时,那有些古板的思维又觉得自己美国队长这个职位高过一切。

巴基将手一摊,表示不提了,不过他又将话题推到了另一个令人难堪的方面,“对你来说好事就是佩姬和霍德华没戏了。”

后者叹了口气,没有作答,他将视线转移回身前的架子。

“挑好了吗?”霍德华从门口快步过来,看他被吹起的头发,像是刚飙过一次车。

“没,斯蒂夫还在纠结是选裙子还是裤子。”巴基朝人耸了耸肩头,露出个爽朗的笑容,“他有点见景生情了。”

“哦不会吧。”霍德华爱玩笑似的拉了拉尾音,惹得斯蒂夫一阵无奈的摇头,“等你们回来后我把玛丽雅介绍给你们认识,斯蒂夫你可要好好的跟讨论下孩子的性别。”

“哦,我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那位大美人,毕竟这次可和以前的小啰啰不同,不过我会尽量把这家伙带回来。”巴基说完后自己也觉得有些离别的沉重,三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们商量着孩子应该会叫什么?”斯蒂夫打破了沉静,他抬起头看向人。

霍德华拍了拍对方的肩头,“我想,这作为一个你们平安回来的礼物也无妨。”

*****

巴基死了。

得到消息的霍德华连夜干完了手头的工作,找到了那个几乎算是废弃的酒吧。而在他进门的同时碰到了正出门佩姬,俩人对视着笑了下,便就擦身而过。

他走进去从废墟里拉出一个看起来还能做的椅子,坐下后拍了拍任然在喝着酒的斯蒂夫。接着他吞咽了口唾沫,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开口,“老兄,实话说我不怎么会安慰人,况且巴基也是我兄弟。”

斯蒂夫微微昂了下头,又似乎勾了勾嘴角,但没说话。

“好吧,来玩场游戏,我说一个秘密你接一个。”霍德华扯过人手中没剩多少的酒瓶,“我想和玛丽雅生一个女孩儿,她会负责教她一切,而我会把所有她想要的东西带给她,同时端着枪等待着那个把她接走的家伙。但可惜的是,玛丽雅想要个男孩儿。然后,恩…等孩子出生说不定你还能做个干爹。”

斯蒂夫垂了垂眼帘,曲卷的睫毛眨了又眨,“我要去报仇。”

“当然。”霍德华赞同地点点头,“不过我们还得从长计议…”他的话没说完便被人打断,斯蒂夫抬起头直视着他,“我是说——我要从正门进去。”

后者闻言沉默了许久,然后他站起身,又拍了拍人的肩头,“那么,或许你会见不着孩子出生,我记得你上次问过。如果是男孩儿,他会叫托尼,托尼.斯塔克。”

斯蒂夫仰起头朝他笑了笑,声音很轻,“好名字。”

“那么答应我活着回来好吗?”

*****

“俩个坏小子。”霍德华有些醉了,他瘫倒在有些摇晃的椅子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前一天他在这安慰着斯蒂夫,今天就永远的只剩下一个人。脸颊流下一道凉凉的水珠,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不同往日的镇定自若,声线带着些颤抖,“你们还没见嫂子呢…”

━━━━━━━━━━━━━━━━━━━━━━
瞧摸摸的求个小蓝手小红心。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