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发现木起这个名字跟别人撞了,尴尬尴尬ヽ(´~`;)。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呜呜呜

感觉自个还是适合沙雕风,有没有沙雕点梗来满足我鸭

【锤基】天河

.ooc预警




.梗源 @一匙苦朝露。



  黑夜。




  彻头彻尾的黑夜。




  Thor眯着眼向上望,瞳孔带着轻微的颤抖。




  银色的天河从视线中一直延伸,穿过他的视觉盲点,最终隐匿的不知所踪。但Thor深知,那条河永远不会有尽头,就像万物生长一般,是一条顽固到令人发指的准则。




  不过Thor却不知这条河会在何时何地出现,许是地狱,许是天堂,亦有可能。但它总会在Thor四下张望后缓慢的显现出那悠然自得、蜿蜒曲折的身姿。像条吐着鲜红芯子的蛇,奸笑着将他引领到拥有这种黑夜的地方。




  Thor盯着那条长河不愿闭眼,脚步跟随着内心深处缓慢的行走在这条不知名的道路上。最终他猛地停下,张开手掌抬起遮盖住酸痛的眼,将那条天河阻隔。




  于是,在黑暗中,他渐渐苏醒过来。




  Thor翻身,熟练的将手臂搂住身旁人裸露在外的脊梁,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进许多。他闻着对方发尖传来的淡香,凭借着发达的触觉,用粗糙的手指抚摸着原本该平滑的肌肤上的那些凸出的细小伤疤,直到对方发出那带着丝丝困意的嘲讽。




  愚蠢,




  Loki钟爱这样形容Thor。




  他总是张着那双无辜翠眼,勾着那薄唇,在嘴角扬起一个不怀好意的弧度。有时他会紧紧盯着Thor,有时不会,总之,这个词便就这样滑到嘴边,然后顺理成章的被咀嚼了出来。




  Thor这样想着,手掌贴住了对方的后颈,他往前挪动了半分,用自己滚烫的额头去触碰对方那稍凉的肌肤。他感到一阵热气扑来,接着是一阵细小的、颇显急促的呼吸。




  他轻笑了一下,引来对方第二次的嘲弄。但这次,他感到对方话语的底气稍有不足。




  Thor的眼前还是一片黑暗,但在黑暗中,他能想象出对方这副模样,在视觉中央被一条模糊的白线所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他企图轻吻对方的脸颊,却印在了那双遮盖视线的眼帘上。他能感到对方带着一瞬间的错愕缓缓的侧开,接着凑上来一块柔软的肌肤。




  愚蠢。




  他听见Loki笑了几声,挑人心弦的似将他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用羽毛轻轻的蹭了几下,留着那股让人发狂的瘙痒让他独自享受。




  Loki移开了唇,顺着Thor坚挺的下颚吻上了对方毫无防备的脖颈。他的发丝扫过对方扬起的下巴,他再次缓慢移动,将一侧的脸颊紧挨对方的肩膀。




  Thor环住对方的腰杆,闭上眼帘。




  




  这是一片浓重如被墨汁所渲染后的黑夜。




  Thor向上望去,所视之处皆是黑暗。




  他见不到那条漫漫天河,于是带着坚定的神色迈开了步伐。






  “I assure you.brother”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800字小段车



.写出来完全没了想象中的硝烟感了唉.摔

【福华】与我为敌 Ⅲ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约翰,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夏洛克黑化注意



——————————————————————




  玛丽坐在对门的椅子上,享受着夕阳所带来的丝丝余温。杯中的咖啡滚烫,她正抬手准备吹着,想在落日之前喝完下午茶,可茶杯还未碰到嘴唇时便猛的听见了开门声。稍稍抬起眼,多年的训练让她在还未开门之时便确定了对方是自己的丈夫。身形顿时放松,在靠背椅上滑下去半分。门开后却发现对方身后那个形影不离的高瘦影子却未跟来,心下疑惑,开口问道,“夏洛克没和你一起?”

  约翰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反手将门又带上,“没。”他往前走了两步,把手中的袋子放在鞋柜上,有些好笑的继续说道,“事实上,我都不知道他去哪了,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玛丽笑着摇了摇头,把咖啡放了下去,“我本以为,夏洛克可不会放心的把你交给他的情敌。”

  约翰翻了个白眼,解释了多遍的话语脱口而出,蹦出两字后又顿时改了对象,“我们,夏洛克不是Gay。”

  “我知道,你也不是。”玛丽站起身,走去给了爱人一个拥抱。约翰宽厚的胸膛源源不断的传送着与他人格相衬的温暖,她颇有些享受的闭上了眼,轻声道,“有时候我真想把你藏起来。”

  “这主意不错,最好藏在夏洛克找不到的地方。”约翰调侃道。

  “那他肯定又哭又闹的。”玛丽松开手,接下了话,“就像个倔脾气的宝宝没了他心爱的玩具。”

  “我可不是他的玩具。”约翰回头整理起袋子中的食物,强调般又加了一句,“他的工作才是。”

  玛丽把双手插入了口袋,没反驳,而是又笑了笑,“说实话,他去哪了?不会又去磕药了吧。”

  “麦考夫在他常去的窝点都安装上了摄像头。”约翰掏出手机,检查了一下未接电话,“应该是没什么情况。”

  “嗯哼?”玛丽发出疑惑的鼻音,待对方看向自己后仰了仰下颚,“说具体点。”

  约翰抓了抓脑袋,“他半夜找过我一趟,但我把他赶出去了…应该是有任务了。”

  “雷斯垂德那些手下能忍受一个人的夏洛克吗?”玛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怀疑,“他们有打电话给你吗?”

  “这倒是没有。”约翰皱起了眉,不确定道,“或许他出远门了?”

  “一声不吭?”玛丽用相同的语气回答,“这倒挺像他的风格。”

  约翰不以为然的耸动着肩头,“趁此机会搬家不也能方便些。”

  “我可不这么认为。”一道清列的声音代替了玛丽回答,约翰先是吓了一跳,后见熟悉的舍友缓步从走廊走进,懊恼的揉了揉额头。

  “夏洛克,你能安安分分的出现一次吗?”

  “我每次可都是很安分的。”夏洛克系起腹前的纽扣,朝玛丽点了点头,“下午好,玛丽。不得不说你家客房的窗户设计的有些低。”

  “你怎么…”约翰翻了个白眼,话到嘴边又被堵住的感觉并不算十分愉快。

  “我回去找你,你提前走了,约翰。”夏洛克语气中带着不明显的埋怨,他朝玛丽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我可能要借你丈夫一用。”

  玛丽无奈的叹口气,朝两人摆了摆手。

  “嘿!我还没答应呢。”约翰被夏洛克一把拉住,埋怨消失在关门声中。

  

【福华】与我为敌 Ⅱ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约翰,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夏洛克黑化注意

——————————————————————


夏洛克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抵住下颚。这个动作他已经持续许久,其实本的来说,被约翰赶出门外并没收了钥匙后他就一直保持着,手臂上的尼古丁片早已消失了它所该应尽的义务。

通常和这个动作伴随而来的是他那庞大的思维宫殿,但这次却不同,他虽然在思考,用尽脑子里每一个细胞、每一处神经所能到达的地方,但寻到的只有一片茫然。

是的, 一片茫然。就宛如站在大海中央的小岛上,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只能呆呆的站在那,望着无尽的海平线。

夏洛克勾了勾嘴角,时隔多年他竟再一次的尝试到了自己第一次进入青春期时的无助。

不过说实话,这感觉糟糕透顶,根本不可能像自己其他事迹一样拿出来炫耀。

阳光缓缓攀上天空,金色洒满云间。

可夏洛克依然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怎么纠结,毕竟这只需要作出一个简简单单选择:为了自己的意愿强硬的留下约翰或让他追求自己的幸福。

要是论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他喜欢约翰,而约翰也有权利去喜欢其他人。

但这种美好的想法并未持续多久,它的破裂起始于约翰快要结婚时,当金发的医生对着自己微笑,那红润的薄唇道出他一直不相信的事实,医生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夏洛克,我想请你当我的伴郎。”

当时他被的的确确的吓了一跳,他瞪着双眼,手中的杯子悬在空中,却始终送不到自己嘴边。

他把那句话在脑内细细的琢磨着,把“最好的朋友”翻译成各种语言,又猜测着这是不是John被人威胁而给他的暗示。但没有,任何一种奇葩的解释中都不会含有“欺骗自己室友说他是自己最好朋友。”这种情节的存在。

于是夏洛克眨了眨眼,把闲置了好一会儿的杯子送到嘴边,抿了一口。接着他说,“好,约翰。”

也是从那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个被他忽视很久的事实——约翰要离开自己了。

永远永远的离开,和一个女人。

他从一开始就该知道的事实却被自己拼命隐藏,当它再次被发掘时是混着血肉撕裂而出:约翰不会永远的陪伴自己,他们的关系就像一部电视剧,无论怎样喜爱、怎样不舍,却终会有完结的时候。

可即使阻止不了完结,他仍旧可以延长剧集。

夏洛克深吸了一口气,用空气把胸腔涨的满满的。持续了一会儿,慢慢的吐出。接着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那长而曲卷的睫毛垂了垂,把心中复杂的情绪散入了那双眼眸。

他似乎做了些什么决定。

*****

约翰醒来时已是正午,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撒在地上,星星点点的勾画出一副美景。他看了一眼床边的闹钟,惊异着夏洛克没在这些时间里弄出什么名堂。

他侧着耳朵听了听,外头十分寂静。于是他猜测自己的舍友出门了,或是在沙发上贴着尼古丁片想着那些所谓“一张尼古丁片,一种难度等级”的案件。

他抱着后者的想法又等了一会儿,外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接着他疑惑的自问自答了一句,穿上拖鞋往楼下走去。

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可沙发上还印着夏洛克刚走不久的凹陷,而垃圾桶里也还残留着被撕下的尼古丁片。他应该是才走了差不多20分钟,是什么让他匆匆忙忙的出门,却不愿吵醒自己的伙伴?

约翰正细细的观察着,却突然发觉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自嘲了一句“被传染了。”便放弃般清空思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明明只需要梳洗一下,换身衣服,去找他美丽的妻子。

又或许他还能顺道去看看夏洛克为什么丢下自己这位“绑定写手。”

【福华】与我为敌 Ⅰ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John,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Sherlock黑化注意

———————————————————————

    当原本该优美的琴声再次变成锯木般样躁人时,好不容易休息下来的约翰实在忍不住的朝外面吼道,“拜托,夏洛克!现在还是凌晨,我需要睡眠!”

    外头顿时停歇下来,可还没到约翰满意一句“宝宝”长大了,夏洛克又开始小猫发情般的叫着他的名字。

    “约翰,约翰,约翰…”

    他双眉紧触,把被子扯开盖在头顶,决心不理外头人的叫喊。他想着如果自己不理不睬,夏洛克总会有安分的时候。

    可往往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约翰在夏洛克的叫喊中混沌的准备进入梦乡,房间门被钥匙突然打开,一个身形宽瘦的家伙扑到了床上。

    约翰吓的差点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枪,但当摸到那冰冷的触感时,意识才猛然苏醒过来,提醒到那家伙是自己该死的同居室友。

    来自阿富汗退伍兵的反射条件让夏洛克赞叹,但约翰下意识阻止自己的动作,更让他受用。

    于是他装作没发现任何端详的把脸继续埋在充满约翰味道的棉被里,持续的在对方发飙的边缘蹦跳。

   “该死!夏洛克,你发什么神经!”约翰大叫着,想把自己从对方的身体下抽出来。但效果不佳,随着他动作伴随而来的不是自由而是被夏洛克体重压的生疼的胸腔。

    诺是圣诞节前的约翰,他完全不会有被压死的可能,因为他的伙伴虽然高,但也瘦的离谱。常年的作息混乱和没日没夜的奔波劳碌,让人有着一副骨架般的身材。

    但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了麦考夫打扰,夏洛克满意的去父母那儿度过了一个“丰盛”的圣诞节,这直接性的导致了他的体重第一次在青春期后有了快要赶上麦考夫的预头。

    似乎是终于抽出意识来察觉医生的感受,夏洛克用手臂把自己撑了起来,移开一些距离好让约翰从床上坐起身。

    “约翰。”夏洛克的语气出奇的委屈,“我叫了你很多声。”

    约翰无奈的摇摇头,“你得适应,夏洛克,你知道我下个星期就要搬家了。”

    夏洛克当然知道,他就像蜘蛛知道它织的网上任何风吹草动一样对这件事清清楚楚。但他却又不像蜘蛛,至少蜘蛛不会对猎物产生除了食欲外的感情。

    于是他选择闭口不答,把自己的脸又埋进了被子里,鸵鸟般一味的逃避着。

    约翰叹了口气,微微俯身。当他从腹腔中呼出的热气触碰到对方的发丝时,夏洛克才猛然察觉他抱住了自己。

    不加掩饰的说,夏洛克喜欢约翰的拥抱,当医生强劲的心跳声贴上他的胸口时,他从前信誓旦旦的那句"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约翰。"似乎也开始微微动摇。

    可没等他想好什么语言,约翰的双手已经离他而去。他随着那双手抬起头,刚刚又似乎是他的幻想。对方任端坐在床上,穿着傻乎乎的毛衣,手臂搭在两旁,那双他所熟悉的瞳孔正散出担忧的眼神。

    "我希望你找个女朋友,夏洛克,说实话我对你很不放心。"

    "我跟工作已经结婚了。"他轻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对方连这都不知道。又似乎在嘲笑自己,连这都记不住。

    约翰盯了他好一会儿,妄想看到对方近乎白色的瞳孔中显出一丝动摇。但什么都没有,那上面只显出了自己疑惑的脸庞。

    "我眼睛里有什么。"Sherlock皱起眉头,猛地往前伸了伸身子,本是疑问的话被硬生生说出了平淡的调子。

    约翰侧开眼,指甲微微收紧,“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那该死的睡意,看在老天的份上,现在可是凌晨,你该出去了。”

真的一更新就掉粉,这绝对是在暗示什么吧.捂脸尖叫

【盾铁】他是鹅

※沙雕风,ooc爆表


为什么@找不到人的?_(:з」∠)_


     纽约时间十点零五分三秒的那刻,托尼斯塔克先生从一位俊美的男子变成了一只俊美的天鹅。

     没有什么词可以来形容他现在的样子,意会一下,便是那种站于鹅群内如同鹤立鸡群样的不同,但这突出并不意味他能脱离鹅的边界肆意横行。

     恰恰相反,他鹅的很正宗。

     仿佛天生下来便是这副模样,一瞬间的变化并未让他感到那儿维和,反而昂着长颈的那刻,他还感叹了一句再也不怕骨质增生了。

     但鹅身毕竟比不上人身,这对脚蹼走再快对于人来说也不过一个跨步间的距离。于是乎,晃晃悠悠走了半天还见不着头的托尼发出了一声高昂的鹅叫,声音传出走廊,吸引了一干瘫在休息室内百般无奈的人群。

     不过半秒,幻视首先从墙壁内穿了过来。但由于他飘浮的脚离地刚好一个托尼的长度,所以当他环视四周什么都没发现准备继续向前时,托尼忍无可忍的又叫了一声。

     高昂的声音将幻视震的一个踉跄,在空气中晃了晃身形,这才发现在脚底的大白鹅。

     托尼顿时觉得自己可以学隔壁蝙蝠侠一样来个次声炮。

     大眼瞪大眼的片刻,其他人也陆续赶到。

     斯蒂夫首先推开门,托尼转移了视线。

     一人一鹅又是一阵互盯,斯蒂夫试探性的开口,“托尼?”

     “轧。”托尼点了点鹅头。

     斯蒂夫瞅了瞅嘴角,一旁的克林特笑出了残影。

     “洛基干的?”斯蒂夫询问,身后的托尔闻言反驳。

     “洛基最近乖很多了绝对…”

     “托尼最近有干什么和洛基有关的事吗?星期五。”

     “BOSS前几天把配有‘哈哈哈哈,这鹅好像洛基’的一张天鹅带着皇冠的图群发给了大家。”配着托尼当时大笑的语音,星期五的语调内也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托尔你手机是在…”

     托尔并不准备回答您,并撞破玻璃飞了出去。

     是洛基没跑了。

     斯蒂夫面色浓重。

     身后的克林特还在笑,娜塔莎对其翻着白眼。

     但斯蒂夫不为所动,他正为该如何与托尼对话发着愁。正在这时,托尼扭了扭鹅身,用脑袋点了点不远处桌上的电脑。

     靠近桌子的旺达立刻心领神会的将电脑送了过去。

     托尼先是伸了伸短腿,惦着脚尖在键盘上敲击着,笨重的脚蹼总是连带着按到周围的键,他就这样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一言不发的展示出不同寻常的耐性。

     斯蒂夫与不知何时停住笑声的克林特挤在了前排,幻视携旺达飞到了上空,就连娜塔莎也皱着眉目不转睛,所有人都在等待托尼打完的那时。

     几分钟后,托尼那快要绷的抽筋的脚蹼总算按下了确认键。同一时刻,周围的音响将他放大版的低沉声音传了出来。

     操你的洛基!!!

     尾音带了几个转的在房间内循环,兆示着主人的愤怒。

     托尼瘫在地上,呼出一口浊气。

     爽了。

     斯蒂夫的眉头更深,他上前一步,蹲在托尼面前,与他直视。

     “托尼。”

     “轧?”

     “你该想想万一托尔找不回洛基什么办。”

     “轧轧轧轧?”(他会找不到洛基?)

     “我说万一,托尼。”

     “轧轧轧轧轧轧。”(那家伙还想在中庭混就不会这么做)

     “即使不在中庭他也有其他地方去啊。”

     “轧轧轧轧轧。”(只要托尔还在,他不会的。)

     “可…”斯蒂夫还想反驳,但被托尼一脚蹼踩中了手掌。

     一旁的克林特挑起眉毛,对着娜塔莎问道,“他们,在对话?”

     “这叫心有灵犀。”娜塔莎撇了对方一眼,踩着恨天高走出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次托尔的办事效率不同往常快速,夜晚将至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斯蒂夫做了些蔬菜沙拉硬是给尖叫着的托尼喂了下去,羽毛飞散,洒进了其他饭菜中,众人不约而同的出门打了快餐。

     斯蒂夫摇着头收拾,托尼蹲在旁,乘其不意张口便喝了一口摆在不远处的咖啡。

     结果可想而知,他吐湿了整篇前襟的羽毛。

     最终斯蒂夫叹着气,抱着蔫巴的托尼回了房间,思来想去后将其放进了充满热水的浴缸内。

     “轧?”托尼来自鹅天性的喜水让他缓过来,瞪着脚蹼便在水面划出一圈圈波浪。

     斯蒂夫往他身上浇着水花,两人正维持着暂时平静的动作。猛地,托尼一沉,一阵烟雾后,一个湿淋淋的男子出现在斯蒂夫面前。

     托尼虽被突然的转化惊的愣了片刻,但随机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怎么,帮我洗的舒服吗?老冰棍。”

     您的斯蒂夫不想说话并羞红了耳尖。

     您的托尼不管您羞红了耳尖并吻了上去。



后续:

     因鹅身时喝咖啡坏了肚子,托尼蹲了整晚的厕所,最后起身时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存在。

     第二天早上托尼扶着腰艰难的走出门外,与正好头同样动作的洛基撞了个面。

     两人相对,都弱弱的勾了勾嘴角。

【轰出胜】逃离深渊 Ⅰ

主线为轰出/胜出,有死出提及。

私设极多,ooc致谦。

————————————————————————
1.

     “你去哪了。”死柄木吊透过指缝瞧着步履匆忙的男孩,口中呼出一口热气。

     绿谷出久停下脚步,对方熟练的从垃圾桶上蹦下来。一步一步的靠近,直到硬生生的把他抵在了墙上,冷冰冰的手指试探性的在他耳边磨蹭。

     “回答我。”

     绿谷出久吞咽一口唾沫,即使是与对方相处了几年,他任然还不习惯这种能力上的压倒性。

     “我去买食物了。”他勾着指尖上挂的塑料袋,放在对方的眼前,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

     “哦~原来是这样。”死柄木吊松开手,瞳孔微微放大,威胁般的又加了一句,“别说谎哦,要是杀了你会很麻烦的。”

     绿谷出久一震,他瞪大双眼,不争气的腿开始发软,“怎么…会呢…”

     死柄木吊笑了一下,“这么胆小在英雄学院可呆不下去哦…走吧,我饿了。”

     “嗯?恩,来了。”绿谷出久被对方突然转变的话题弄的一愣,回过神后快步追了上去。



     他骗了死柄木吊和老师。

     绿谷出久很清楚秘密被发现后,自己会将自己处于怎样一种不义的境界。

     但当见着幼时所崇拜的那个男孩艰难的在污泥中挣扎时,当心目中的伟人背着光朝他伸出手时,他脑子中就什么后果都想不到了。

     不意外的,当他无视死柄木吊了半个月,并考上超英学院后再归来时,死柄木吊紧贴他脖颈的手指几乎要全贴上那块脆弱的皮肤。

     最后是黑雾救了他——在他几乎晕眩过去时。

     “黑雾!做错事就该罚不是嘛~”死柄木吊颇为恼怒的扭头,手缝中透出的眼神深邃且凶狠。

     黑雾双眼眨了眨,指了指电脑上闪烁起来的字体。

     「绿谷,你怎么突然有能力了。」

     死柄木吊啧了几声,见着绿谷出久唯唯诺诺的回答,“我看见一个濒死的英雄…他抓了一下我的手臂,然后不知道为什么…”

  「难道是转移吗?稀有的个性。

     …算了,你既然已经进了超英,做个内应也好。」

     绿谷出久额头冒汗,但脑中清醒。

     他不知道老师是不是本有让自己做内应的想法,不然这么草率的解释,轮谁也不会相信。

     但这样一来,死柄木吊也没有理由继续威胁自己。

     他正想稍稍松一口气,但那本黑下来的电脑又被一行字重新打亮。

     「记得你母亲,她可是被英雄杀死的。」

     特意用红色字体所标识出的‘母亲’,狠狠揭开了绿谷出久的伤疤。他皱眉,却被涌上的记忆又冲散开来。

     母亲…

     他至今都忘不掉,那是自己的梦想和母亲共同死亡的日子。

     在电视台上道貌岸然的英雄,正掐着自己瘦弱的母亲,一捆麻绳硬生生的把他绑在正中央。他能看到母亲踢踹着的双腿,最终缓缓的、无力的垂在半空。

     他还记得自己爆出的一声尖叫,痛苦至极。就像他以前看见的一只豚鼠,被冰凉的手工刀刺入胸膛时的声音。

     但即使是被困住的老虎,也终究还是困兽。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就连闭上双眼也办不到,心中有个声音逼迫着他,要把那个人的面孔记在心底,刻在血肉中。

     最终男人没有杀他,而是走到他面前,像只炫耀的孔雀,接着那人嘲讽般的嗤笑一句,“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想杀了我吗?”

     “可就凭借你这个无个性,能杀了我吗?”

     男人走了,临行前还故意的放了绿谷被捆住的身躯。他本想看男孩爆发出的不自量力,但对方却只是晃晃悠悠的站在那,一言不发。

     “什么嘛…真无趣。好心提醒你一句,警察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为什么?哈哈哈…我是英雄啊,蠢蛋!”他朝绿谷出久吐了一口唾沫,扬长而去。

     绿谷出久走出了门,他没哭,就只是干瞪着前方。他不知道有什么在推动着他,可就这样,他一点也不想停下来。

      “真可怜。”就在这时,那高大的男人蹲下来,宽大的手掌握住绿谷出久垂着的小手。

     “要跟我走吗?”

     睁着无神的双眼,小小的绿谷出久点着头,便就这样跟他走了。

     回忆停滞在那片灰红的夕阳边,绿谷出久咬着牙齿,紧握住手。和当时一样,他任然十分迷茫,就像走在一篇森林之中,无论他怎样吼叫,都得不了一个答复。

     可当他再次紧盯显示屏上的话语,脑中欧尔麦特的身影把那片夕阳重新晕染成了金黄,他不由的疑惑。

     “所有英雄都是不可相信的吗?”

【虫铁】逢凶化吉

天使虫x恶魔铁


私设:恶魔不能去天堂,天使能下地狱,幼年的天使不会受地狱侵蚀,但成年会。


这个梗好老,担心会不会撞梗。


————————————————

1.


     托尼翘着腿,一只手轻抚下巴上被整齐修剪的山羊胡,而另一只则无意识的敲击着座椅的扳手。


     他在手下接近时就已经察觉到了那个小小的生命,一点亮黄色的圆球,被拖拽着往这边走来。


     那是一个天使。


     哦,一个天使!


     托尼突然觉得好笑,他抿着的嘴向上翘起,露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他这诺大的地狱,来过人、来过神,却还从未有愚蠢的天使们光临。这下可好,全齐了。


     思索之间,下属已经敲开了大门。那个黄球被推搡着摔倒在地,这让托尼可以好好的看看那可怜的小家伙。


     一头浅棕色的微卷毛儿被泥泞沾的脏兮兮,在摔倒在地后他便立马爬起身,一双警惕的大眼环顾着四周。


     抬手制止了下属想要张口报告的行动,托尼笑得更加玩味了。他观察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低沉的嗓音在空荡的房间中晃荡,带着诡异的回音消失在尽头。


     “小家伙,你叫什么?”


     男孩抬起头,刚毅的眼神中掺杂着恐惧,这两种情绪意外的融合起来,成了托尼眼中的美景。


     一名有潜力做战士的家伙。


     “彼得,彼得.斯塔克,先生。”


     男孩回答道,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全不妨碍他挺直腰背的行径。


     托尼的视线内,那团黄光扩大了一些,更加的显眼,也更加的…诱人。


     周围的恶魔被这光芒吸引的蠢蠢欲动,似乎只要托尼一个眼神,他们便会冲上去把那家伙撕碎,让鲜红的血液沾满整个房间。


     彼得感受到了周围凝结的气氛,但他还没有能力去辫识它。所以他便只是一味的凭借着天性中的不服输,努力把自己在外形上变得更加强大。但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在其它人眼中,他就只是一团香喷喷的肉。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样办。”


     托尼再次开口,他眼神飘忽不去看那团黄球。下属的躁动间接性影响了他,让他的脑子中也出现一股要把彼得撕碎的冲动,“我快控制不住他们了。”


     彼得一愣,下意识收拢了肩膀,直勾勾的看向坐在正中央的男人。


     脑中的冲动渐渐消散,他紧闭双眼了许久,才呼出了一口浊气。


     “你们天使各个都这样吗?”


     面对那人的突然发问,彼得更是不解,他侧了侧头。


     托尼觉得一阵心烦,他揉了揉眉心。平静了一下心情,才继续接下话来,“你来地狱干什么?我们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彼得不好意思的捏了捏衣角,回道,“不小心…”


     “不小心从三千英里的高空上掉下来,然后又不小心滚进了一个直通地狱的大洞?”托尼嗤之以鼻,“明天我把你送到人界,就算已尽我最大的努力了。”


     托尼正准备抬手叫人把这家伙拉下去,但却被一道幼嫩的声音突然打断。


     “你能让我留在这一段时间吗?”


     托尼停下了动作,挑高了眉毛,“哦,留在这?小家伙…你是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处境吗?”


     “我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彼得更为坚定。


     “你会为你的决定付出代价的。”托尼撇了撇嘴,似乎是觉得留着这家伙能为自己添点乐趣,“把这家伙送到我宫殿去。”


     他身旁的人闻言赶紧向前一步,“先生,这…”


     托尼微微仰颚,一字一顿道。


     “我说,送过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