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有人找我玩吗(。・ω・。)ノ♡

今天终于抽空去看了雷神,啊啊啊真的又搞笑又好看啊啊啊。
看到雷神被自家姐姐弄掉一只眼睛时基友突然来了句“他爹不会也是这么瞎的吧。”
瞬间脑洞打开啊啊啊
后排  @硫酸汽水儿。

妖都有个漫威专场的展子啊啊啊( ー̀дー́ )
啊啊好想去,高三狗的垂死挣扎
话说我们这些小地方连个展子都没,还要跑到深圳才有。
我也,想,满场子,都是,能说的上话的小姐姐们。
就算看到本子啥,激动的跟个智障,也没人觉得莫名其妙的那种。
哇的一声哭出来。

【贾尼】我想我会拥抱您

*私设贾维斯在复仇者联盟时没成幻视,而是被传进了自己的实体。

*最不拿手的文风,大家觉得哪儿ooc我改( ー̀дー́ )

━━━━━━━━━━━━━━━━━━━━━
1.

    阳光暖暖,薄雾般的风拂过窗纱,病床上的男人因此颤动了几下睫毛。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俊美的男人。

    深凹的眼窝兆示着他有一双深邃的大眼,细长的眉毛安分的贴在眼上,高挺的鼻梁勾勒出一条优美的线条。

    风继续吹着,带来一阵春天的干净气息。男人猛然间睡醒了般缓缓睁开双眼,那对宛如裹着蜜糖的宝石窥探似的环顾四周。

    不知是不是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了——那有一大片望不到边际的绿色草原。他看的出神,就连病房门前出现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也没察觉。

    “你醒了?”医生有副好嗓子,优雅且好听。

    “看起来是的。”男人回答道,但下一秒却感到了些不对劲,“只不过,我好像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医生低下头往手中的本子上画了画,“因为你经历了重大打击,导致暂时性的失忆。”

   男人顿了顿,“我的名字是什么,家人呢?”

    “你叫托尼.安东尼.斯塔克,一周前转到我们医院的,家人不幸去世。”医生走进了些,这让男人发现他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湛蓝且清澈。

    托尼听闻沉默了许久,长到医生准备转身走时,他才再次开口,“那么…贾维斯。”他刚刚看见了人白大褂上挂着的证件。

    “嗯?”

    “我是因为家人去世才失忆的吗?”

    贾维斯的眼眸眨了眨,接着眯成了一条缝,“是的,很不幸,先生。”

   不知为何,托尼觉得他在撒谎,但为何一名医生要对他的病人撒谎?

    “我可以出去逛逛吗?”托尼轻声问,他放弃思考,又往窗外看了看。
   

   贾维斯点点头,转身出门,留给身后人一个背影。

   
    外面的空气出乎意料的好,吵醒他的那阵风还在吹着,只不过稍稍大了些,吹起他那单薄的病服带起了一丝凉意。

    托尼不自主的张开了双臂,任由那些调皮的精灵从他身上跳过或是亲吻他光洁的脸颊。

    他以前肯定没什么机会接触大自然。

    脑子中蹦出了这句话,又很快随风而去。

    也不知道就这样傻傻的拥抱微风了多久,托尼的大腿开始疼痛起来。最后实在无法忍受时,他靠着不远处的大树坐下来。揉着自己的疼痛处,却不想回到病房里。

    他爱死了这股自由的滋味,甚至还有狂奔的欲望喷涌而出。

    想着想着,托尼开始笑起来。

    笑着笑着,他又哭起来。

    可前者是发自内心,后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

    就像一股沁凉透进整个身体内,可当它渐多的时候,剩下的便只是让人窒息的恐惧。

    托尼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又狠狠的把脸左右的晃了晃,直到眼睛中的模糊消失才停了下来。

    “哪儿疼?”贾维斯倚在树干上,突然发出的声音并没吓到男人。

    “腿。”托尼苦涩的笑了笑,“你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你没注意我的时候。”贾维斯答道,他蹲下身将托尼的腿搭在自己膝盖上,用手掌轻揉着,“如果下次再痛就找我,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托尼呆愣了一下,扭过头挠了挠脸颊,并未作答。待腿上的疼痛明显减缓了许久后,他才重新开口,“没事了。”

   贾维斯闻言点点头,“午餐时间差不多要到了,先生。”

    托尼抽回自己的腿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粘着的草,“那我们走?”

    贾维斯嗯了一声,跟着男人身后迈步。

    饭堂人不多,两两三三的聚集成一堆。每个人都是不谋而合的动作,把食物放嘴里,接着嚼动腮帮,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

    托尼见着这幅场景皱起了眉毛,心中生疑却没发问。他发觉这个医院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就单单占地面积以及地理位置而言也十分的不合理。

    不过更令他奇怪的是自己的感觉,那股从心而生的熟悉感。起初他觉得是自己以前在这儿呆过所以有这种感觉,后来才发觉自己的熟悉感不是对这座医院的,而是对那名叫贾维斯的医生。

    自己认识他很久了。

    脑内中蹦出这样一句话,托尼垂着眼帘,来不及细细思考就被身旁人打断。

    “你想起什么了吗?”贾维斯一直在观察着男人神色的变化。

    “什么也没。”托尼摇摇头,迅速挑开话题,“在哪里拿饭?”

    “我帮你,你去坐着。”后者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接着再次留给他一个背影。

    托尼眯起眼,他盯着医生的背影。脑中闪过几张模糊的记忆,快速到只能隐约捕捉到那是两个搀扶着的男人,一道蓝色一道黑色,走的坚决。

    紧接着他的脑海出现了一双湛蓝的双眼,带着伤心和愕然,渐渐的渐渐的,那双眼睛缓缓的合上了。

    “想起什么了?”又是那道熟悉的声音,同样的把他拉回了现实。

    贾维斯摆放着餐盘和筷子,眼神不自主的往上瞟。

   “…一双眼睛。”托尼坐下来,犹豫半刻回答道,“湛蓝色的,和你的很像。”

   贾维斯略微惊讶看了一眼他,“我吗?”

   “可能也不是。”托尼耸耸肩。

    后者了然的点点头,坐了下来,“对了,先生,明天有人会来看望你。”

   托尼哦了一声,往嘴里喂了几口饭,又停了下来,“我想你可以不必叫我先生,贾维斯。”

   “你说什么…先生?”医生显然被他这句话吓了一挑,托尼对他这反应感到十分疑惑。

   “我想你叫我托尼就行。”

━━━━━━━━━━━━━━━━━━━━━━
ps.这本来是想当做送国庆礼物的小料来着,但想了想小料还是用我最习惯的傻白甜吧_(:з」∠)_

一打开loft就两个“黄牌警告”哎,手机党见不着是哪两个被删除了,但翻了翻好像又不是发的那几篇肉,其他都是傻白甜的小甜文为啥会被删除啊(◍ ´꒳` ◍)

我的妈,太好看了!!!!

40mKNIFE:

我他妈!!!!卧槽!!!牛逼!!!!我死了……………………_:(´ཀ`」 ∠):

境容:

动画,Gif文件较大,流量预警,缓冲完成了速度就正常了

感觉gif压缩之后色差严重,二公主的眼睛没那么绿了,好气哦!

┻━┻ ヘ╰( •̀ε•́ ╰)


感谢 @40mKNIFE 太太授权给我Loki这张美图来做live2d玩耍!全程挂着迷妹表情对着他的脸,开心到爆炸(●´∀`●)

OOC走形什么的,都是我的锅,要知道原画是如此的美貌XDDDD


啊啊啊啊今天去深圳电玩漫展还能碰见个穿钢铁侠衣服的大佬,脸居然还是可以自动合上的_(´_`」 ∠)感觉一股金钱的腐臭味朝我袭来。(视频拍的时候那倒了,被自己傻到)

【all妮】校友斯塔克 —2—

※哈利波特AU,战后几十年设定。

*私设有SPN串客。

*西皮all妮向,人物性格跑偏。
━━━━━━━━━━━━━━━━━━━━━━

“我去买些必备品,你在这儿等一会。”霍华德微微往前倾,把脸凑到男孩儿的面前,吩咐道,“然后我们再去买魔杖。”

“为什么不先去买魔杖?”托尼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他鼓起了腮帮子。

“买了魔杖那就还肯安安静静的站在这吗?”霍华德调笑道,他站起身跟旁边正帮人改长袍的女人耳语了片刻,又拍了拍托尼的小脑袋转身而去。

撇着嘴百般无聊的候了一会儿,女人忙完了在托尼之前的孩子,朝他摆摆手,“过来孩子,我帮你量身高。”

托尼点点头,站到了那个木头做的站台上,听话的顺着女人的声音抬手抬脚。他被披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袍,那件似乎有些长,所以女人又重新换了一件小一点的,然后用别针弄出适合他的长度。

“行了,你顺便走走,霍华德估计马上要回来。”女人最后弄好了他的肩膀,把长袍从他身上脱了下来。托尼便马上的跳下了站台,抖了抖因站了许久而酸腿。

“你认识我爸爸?”听着女人熟悉地叫着父亲的名字,托尼有些奇怪。

“不得不说,他长的跟你爷爷几乎是一模一样。”女人把长袍弄好装进了一个袋子里递给他。

托尼接袋子,皱起了自己的小眉头,似乎在迟疑自己应不应该发问,半刻后他决定开口,“可你…看起不超过30岁。”

女人笑起来,看似十分的受用这句话,“事实上——我已经块70了,巫女往往不爱向别人展示出自己的年纪,我这种爱美的更是。”

托尼还想问,但女人朝他摇了摇手指,“你可以去旁边的魔杖店看看,那儿的老板喜欢你这种求知欲强的孩子。而我的工作,在开学季时会增加太多。”她耸了耸肩头。

“好吧——那再见。”托尼答应道,拿着衣服袋子往外走去。

魔杖店外壁是暗色调的,一股阴森劲儿透着半开着的窗户渗出来。托尼走进去,店内意外的只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那家伙还在他推门而进时瞟了他一眼。

看起来像是店主的男人有一副略微邋遢的样子,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两鬓长着一些棕色的胡子。托尼进来时他正俯身在柜架上翻找着,然后抬起头粗声粗气的说道,“随便看看,我先为这个男孩挑好魔杖。”

托尼愣了一下,环顾起四周,灰色的墙壁上不知道用什么颜料写着清秀的字——鲍比的魔杖店。

他正看着,那个少年缓步走到了他旁边,突然开口,“你也是霍格沃茨的新生对吧?”

托尼点了点头,于是那少年又接着道,“我叫斯蒂夫,或许我们可以交换个名字。”

托尼向来对主动搭话的人没有什么好感,因为那些统统都是为了讨好自己父亲而做的——他几乎就像个工具。不过他意外的对这个少年讨厌不起来,或许是人的金发太夺目,又或许是他的表情太真挚。于是托尼答道,“托尼.斯塔克。”

“孩子们,孩子们,别在那儿腻歪了,过来试试魔杖。”这时鲍比终于找到了那根适合史蒂夫的魔杖,所以便扯开嗓子喊到。

斯蒂夫向男人表示了感谢,拿着魔杖试着挥了挥便付了钱,接着朝托尼道了声再见走出了门。

“你是霍华德的儿子吧。”鲍比拍了拍其中一个魔杖盒上的灰尘递给了他,“拿去试试。”

托尼有种所有人都认识自己父亲的感觉,但他没开口问,只是接过了盒子,将魔杖取了出来。

魔杖在他手上发出了一阵微弱的金红色光芒,托尼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见过魔杖(他父母都分别有一根),但却是第一次抚摸它,这感觉十分奇特。似乎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有着无数的能量,但这很快便消失了。

“怎么样小家伙。”鲍比笑了笑,双手交叉叠放在柜台上。

无数言语交织到一起,像棉花糖一样柔滑在舌尖,托尼呆了半刻,才蹦出两字,“神奇。”

“霍华德,你男孩儿说神奇呢。”鲍比笑了两声,托尼才发现自己父亲已经走进来了。

霍华德眯了眯眼,把托尼的魔杖从他手里抽出来放进盒子里,“谢了鲍比,到时候我们好好出去聊聊。不过现在我们该去赶火车了。”

“明白明白,去吧。”鲍比挥了挥手,转身坐在了靠椅上。

━━━━━━━━━━━━━━━━━━━━━
ps.大钩子们作为学生好还是老师出场好啊_(´_`」 ∠)_

【all妮】校友斯塔克 —1—

*哈利波特AU,战后设定。

*私设有SPN人物串客。

*西皮all妮甜饼向,人物性格跑偏。
━━━━━━━━━━━━━━━━━━━━━━

“托尼,把你皱起的小眉头放下来,你在用力点就像你爸一样了。”玛利雅用手指小力的捏了捏站在镜子前托尼的鼻头,把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我们的小男孩也要上霍格沃茨了,真不敢相信,一转眼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妈妈,我知道你现在很是激动,可我不了解,我为什么要穿西装去对角巷。”托尼任然邹着两条秀气的小眉,不满的拉着领口系的过紧的黑色领带。

“为了让你看的正经些。”没等玛利雅回答,一直坐在沙发上旁观着的霍华德突然开口,“你都要走了还不能好好穿回西装吗?看看你衣柜那些个什么东西。”

托尼闻言撇了撇嘴巴,低头看向自己反光着的圆头皮鞋。

“霍华德!”玛利雅不赞同的叫了声爱人的名字,接着拍了拍托尼的肩膀,“别管你爸,他只是紧张而已,你没见他今天连报纸都没看了吗?”

托尼抬起一边眼皮看着镜子一角中的霍华德,他不但没拿着报纸,甚至连一杯咖啡也没泡,就这么直愣愣的坐在那儿,脸上是欲言又止的无奈表情。见着这样反常的父亲,托尼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但同时他又不自然的咬着唇,一副憋笑的表情——他不想让霍华德知道自己对他的一小点破绽就暗自窃喜。

玛利雅清楚的看见了托尼的小动作,她无奈的摇摇头,为男孩儿整理好了飘到额头中央的一小撮刘海。然后她转过头朝着霍华德道,“好了,你带托尼去对角巷,我有点事情要做。”

霍华德闻言愣了半刻。其实他们昨晚上就谁送托尼去学校进行过讨论,玛利雅认为他该负责全程。而他虽然很愿意接受,但以以往的种种实例来看,把大史塔克和小斯塔克单独放在一起是很不明智的决定。他们往往能用任何理由吵起架来,为不让托尼走之前还闹不快,霍华德最终还是以工作忙拒绝了。不过想不到的是,玛利雅现在又改口让自己送去了,“可是公司…”

“哦亲爱的,感谢你有个好助理,他告诉我你可是特别吩咐把上午的行程给推掉呢。”玛利雅加重了特别两字的读音,随后把托尼推到他的面前,挑了挑眉头,“出发吧,还有什么问题吗?”

霍华德又露出了那副欲言又止的便秘表情,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站起身往外走去。

玛利雅捏了捏男孩儿的手,又在他额头上吻了吻才把他送出去。

离开了以往的和事佬玛利雅,轿车内的空气迅速凝结起来,父子俩之间虽说不过差一两米远,但俩人谁都没有聊天的意思。

“你…别在学校给我惹事生非。”为了打破车内躁人的尴尬,霍华德觉得自己得先说些什么,但话一出口他便立即的后悔了。

“除非你想办法把我的工具都送过去。”托尼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大大咧咧的把脚翘起放在窗户边上,拿出手机给好友发短信。

霍华德透过车窗前的镜子看到后排的男孩儿这副样子便不由得叹了口气,“学校连手机都不会让你带。”

“哦上帝。”托尼翻了白眼,“你们以前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霍华德闻言眯了眯眼睛,“我只知道你决不会无聊。”

意外的没听到父亲继而严厉的责怪,托尼被勾起了好奇心,“让我不感到无聊的可有很多。”

“这么说,你回来的时候就能让你那些玩具自己拼起来。”

“哇喔,酷。”托尼顿时从桌椅上坐起身。

接下来去往对角巷的路程便比以前轻松愉快的多,托尼连续问了几个关于巫师的问题,在孩子进入青春期后便没怎么被问过问题的霍华德也欣然的一一对答。这导致在托尼还意犹未尽时,车已经停在了一个酒吧旁。

“这是什么地方?”托尼跟着霍华德走进了酒吧,路途中有不少人跟男人打着招呼。

“去往对角巷的路。”霍华德把手放在男孩儿的背后以免他走丢,接着走到了那面许久不见的石墙前。

“我们要通过这面墙?”托尼上前摸了摸那些石头磊起的墙壁,抬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霍华德点了点头,示意他往后退一些,拿出魔杖在其中几块石头上拍了拍。随着石墙从中间裂开,逐渐往两旁退下,露出了一条繁茂的街道,因开学季而变得更加兴旺的商店前摆放着托尼以往从未见过的东西,这让他原本就大的蜜糖色眼瞳因惊讶而变得圆瞪。

“欢迎来到巫师的世界,托尼。”霍华德眼眉之间带着怀念,他笑了笑,“你的爷爷就是这么不负责的把我丢进了新世界。”

又来不厌其烦的要建议了ヾ(❀╹◡╹)ノ~

有没有什么对文的希望啊什么的,越写越不顺手啊,人物性格什么的也总爱傻白甜跑。_(:з」∠)_

然后写长文老是坑,虽然说把大体故事发展都想好了但写的时候总是连不上上文,有什么好建议啊_(´_`」 ∠)_

再者就是写文时一个段出现几次一个人物名,所以就爱用“对方”“人”之类的代替,自己看的还好,不过基友说有时候会不知道说的是谁,这样的问题。

随便什么建议都好: )

盾铁/贱虫记梗

虫是盾(收养)的儿子,(可能隐藏身份佣兵设定的)贱暂时寄住在铁家里。

铁是虫的老师。

虫想着自家单身多年的老阿爸(?)和貌美如花(?)的老师,决定把俩人撮合在一起。然后就不停的往铁家里跑,接着贱认识了虫。

盾铁腻腻歪歪、扭扭捏捏的就在一起了。

贱虫也看对眼(?)盾十分看好,铁极力阻止。

盾问铁为何不同意,铁说出了俩人的陈年旧事(????)

先码着,码着_(:з」∠)_

私设30岁铁,贱没毁容,无复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