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

【冬铁】一个连段子都不算的记脑洞

面瘫学长冬x学弟铁

——

“‘抱歉,我觉得你还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所以我不能跟你交往。’——反正她们是这么说的。”托尼踢飞了脚步的一颗小石子,拉长了一张脸抱怨道。

“嗯,然后呢。”巴基保持着自己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烟点着后叼在嘴上。

“还有什么然后啊——离上一个女朋友分手我已经过了3年的单身生活了。”托尼叹口气,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脸。

“想当年,我那个万丛之中一点红啊,周围围着的女生,啧啧。”托尼眯起眼睛,突然话题一转,“话说这些都是因为你整天丑着一张脸跟在我旁边吧 。”

“有可能。”巴基调调眉。

“所以说嘛,今晚上汉堡加甜甜圈,在炖几锅的咖啡,来犒劳犒劳可怜的我。”

巴基盯着人好一会儿,薄唇轻启,“没可能。”

“啊——你都禁了我好几周的零食了,再这样我就去肥鸟家和你势不两立!”

巴基用手在人脑袋上揉了揉,托尼瞧着这有希望啊,但却被人下句话打入了冷宫,“放心,克林特不会收留你的。”

“操你的,巴基。”托尼狠狠的竖起了中指。

****

复习复到脑抽筋,码个段子连我铁的性格都忘了QAQ
我可能是傻了吧
最后祝我铁生快啊啊啊,永远三岁!!

躺尸中…

因为已经高二后学期的原因所以要躺尸差不多1年左右( ’ - ’ * )

期间可能有时间会突然冒个泡,但大部分还是躺尸(ー`´ー)

所以先跟看过这儿坑的小天使道个歉ヘ(_ _ヘ)

【霜铁】Trouble fine 2

▪海妖霜x航海妮

▪日常ooc预警

▪以及不要脸的求小天使们的小蓝手和小红心

————————————————————————
2.

洛基上身浮在岸边,海蓝色的长尾在水中摇晃着,身上的蓝肤慢慢的褪下消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人救起来,其实就那么顺手,手臂一搂就把这个青年给抱了起来,然后他就开始了长达5分钟的自我怀疑。

躺着的青年转动了几下,从胸腔吐出了几口海水,紧接着长睫毛颤动了几下,宛宛醒来。

“醒了?”洛基愣了愣,那修长的手指戳了戳青年的脸蛋。

托尼伴随着人手指的动作往旁边歪了歪头,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被风一吹,刺骨的寒冷立马席卷了全身。

他缓了缓神,从喉咙深处咳嗽了两下,好让自己的声音不显得那么沙哑,“你是谁?”

洛基调调眉,他没料到人一醒来会问自己,“洛基,你的救命恩人。”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得意洋洋。

青年抬起臂膀遮住眼睛,“托尼,刚刚那…”

“那是另一个海妖,”洛基眯起眼,这是他常见的撒谎动作,“我和他在争抢这块岛屿,他输了后便恼怒的拿你那搜小船撒气。”

“上帝,我绝对要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的揍一顿,那个讨厌的海妖。”托尼磨着后槽牙,愤愤道。

“没错,他简直坏透了。”洛基抚了抚下巴附和。

*****

常年的打拼使托尼拥有了一副姣好的体格,在天色暗下来前,他捡了一些干枯的树叶在岸边成功升起了火堆。

洛基任然浮在岸边,时不时往嘴里塞几颗不知名的红果,目不转睛的盯着岸上的青年。

托尼把衣服和裤子架在火堆边上,无奈的叨念了一句希望明天会干,虽然他自己也不大相信这样的小火能烘干衣服。干完这些后他便坐了下来,往嘴里塞了几颗红果,勉勉强强的填了一下空荡荡的肚子,然后就无聊的和海妖闲谈起来。

“你在这里生活了几年了?虽然我听说过海妖的传闻,但没听说过离陆地这么偏远的地房也有。”

“其实靠不靠近陆地都无所谓。”洛基撑着下巴,扬起尾巴轻拍了一下水面,看似无奈道,“反正都不能上岸。”

托尼哦了一声,扭头往火堆里再填上了几根木料,“我们那传闻过看见了海妖上岸,就连我一个邻居上次还神秘兮兮的拿过来给我看了几个鳞片,说是从海边捡到的,后来才发现其实就是一种鱼类上的,金发的大傻个儿。”

洛基心情愉悦的勾起嘴角,钻进水里,尾巴尖激起一阵小水花。

过了一活儿见人没有再露出头的欲望,托尼便把还未干的外套盖在了身上,躺在了地上。

月光依然静好,他在思绪混沌之前感叹道,自己这副样子和刚刚落入贫民窟时没什么两样。

————————————————————————
ps.照这样的走向,感觉会往鲁滨孙那头靠去_(:з」∠)_话说我一开始的设定的那种带感呢(๑•ี_เ•ี๑)

闺密有病系列

中午和闺蜜聊着聊着话题莫名其妙的扭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对没错,我们当时在聊超人的胸肌

然后她说,美队和超人吵着吵着越来越近两人的胸就顶在了一起hhhhhhhh

我说,妮妮的老爷吵着吵着俩个小肚子碰在了一起hhhhhhh

【科学组】哦豆豆呦

▪爆炸糖班纳xjawbreaker糖托尼

▪日常ooc预警

▪一发完,无售后

▪不要脸的求小蓝手和小红心٩( 'ω' )و

————————————————————————

托尼是颗圆鼓鼓的jawbreaker糖,看着脆弱无比,但实际上用刀子都不能撼动他坚硬的外壳。

但有时,这颗jawbreaker糖会羡慕和自己放在一起的其他豆豆们,在他那份详细的表格上,排第一的当然是爆炸糖班纳。

每当提起那个大家伙时,托尼总是一副兴奋的样子,他觉得那酷炸了,然后班纳就真的炸了。

作为一颗老老实实的爆炸糖,班纳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以导致他在每次爆炸完都得幸苦的把自己身体其它部分找回来。

但托尼还是觉得这简直酷毙了。

不过托尼不知道的是班纳也在默默的羡慕着他。

哦上帝,谁能不羡慕一个又辣又有钱的万人迷呢?况且他还不像自己一样老是炸。

*****

这是晴朗的一天,托尼决定先发制人去搭讪老实的班纳。

他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开着自己那辆改造过的玩具跑车,以一种不同与其它豆豆的帅气开到了班纳的家门口。

“嘿,我是住在你家隔壁的托尼。”托尼倚在自己的车旁,装作漫不经心道。

班纳正好要出门,才刚刚踏出一步就看见了自己仰慕已久的豆豆站在自家门口,他连忙缩回去看了看日期。

哦,离愚人节已经过了两天。

班纳觉得自己就要快要炸了。

*****

两颗豆豆的友情进步飞快,毕竟两人有着相同的爱好、相同的话题和相同的秘密。

又在晴朗的一天里,托尼邀请了班纳来自己家喝酒,理由是为了庆祝他俩认识,班纳欣然接受。

几杯烈酒下肚,托尼已经醉醺醺的开始说起了胡话。

他撑着脑袋,斜压在地板上,装出一副妖娆的样子,大叫着问班纳自己像不像娜塔莎。

班纳瞄了瞄托尼鼓起的小肚腩,诚实的摇了摇头。

“哦操你的班纳。”托尼狠狠的竖起了中指,接着他抱怨起来,“为什么你不会醉。”

还没等班纳说出一大堆的学术研究,托尼就又不安分地闹起来,他从地板的一头滚到另一头,最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坐起来,红着脸蛋挑事般叫到,“操你的!”说完后他紧皱着眉头,像是不满意自己说的这个词语,过了几秒后他又滚到班纳的面前,“你操的!”

班纳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是你说的。”

*****

帕克有个秘密,他有两个爸爸,两个互相暗恋的爸爸。

这简直酷毙了不是吗。

————————————————————————
ps.一发完大法好

#沉迷玩乐无法自拔

一大早和基友去看了新上架的嫌疑人x【明明是场嫌疑剧,整场下来,全场笑了不下10次(๑•ี_เ•ี๑)】

然后又去麦当劳碰见了叶修!【的卡片】哎,卡片是挺好的,就是有点嫌弃它头上的M和背面_(:з」∠)_明天准备去肯德基浪看看能不能碰见阴阳师。

p2定制的卡片到了的时候,立即用渣画质 拍了一张,话说美图真的是越来越不好用的(﹁"﹁)

发这闲聊的最终目的是澄清一下我还没因为高二所躺尸(๑•ี_เ•ี๑)我还活着啦啦啦٩( 'ω' )و

【霜铁】Trouble fine

▪海妖霜x航海妮

▪日常ooc预警

▪以及不要脸的求小天使们的小蓝手和小红心

————————————————————————
1.

托尼嚼了嚼口中的薄荷叶,刺激性的味道蔓延了整个口腔,而眼前是无边的大海。

他是一个贵族子弟,本应该窝在软椅上享受着腐烂的生活,但不巧,他父亲却是一位口直心快的贵族。

就单单口直心快这四个字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关于他的信息,比如说随排挤而带来的流浪,又比如说随流浪带来的航行。

他从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人,那词语适合他愚笨的哥哥——那个已经被饥饿送上天堂的苦命人。

就因为如此,托尼靠着一身精湛的手艺和灵敏的大脑活到了成年,就在他父亲还没去世时,头戴着华丽王冠的男人称这样称赞过这个小孩,说他就像他的祖父。

事实证明男人是对的,托尼的祖父曾骑上鞍马替王君打败了一个又一个敌人,而直至现在,他的孙子孤身一人便踏上了征服大海的道路。

棕发青年目视着前方,就在这时船前快速的掠过一个海蓝色的身影,足实下了他一跳。

“什么鬼东西。”托尼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凑到船头往下看去,但却只看到了清澈的水映照出自己的脸孔。

青年讪讪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转身又回到了船中央,他拿起桌上的指南针,那东西离散架也不远了,就剩一个圆框和孤零零的指针——它甚至能让人产生一种可以直接抛进大海的冲动。

托尼拿着它转了几圈,掉了漆的指针任然对着正前方,坚强的让人哭泣,接着它被90°的举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以10分的落水消失在青年的眼中。

早想这么做了,托尼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

洛基是个三好海妖。

不挑食,不谦虚,不弱。

他在很早很早以前掀翻过一个富商的船,成就了海的女儿,然后海神便迁怒到了他的身上,把他赶到了这片荒芜的海峡,其实也不算荒芜,至少还有一个小岛。

不过,在他来到这之前在海神床上沾满了海蜇,听说那个金发的男人气炸了——每想到这时,洛基的心情便好起来。

这只海妖为了打消自己的无聊总是喜欢在自己领地区晃悠,因为对他来说从一头游到另一头不是什么费力的事。

所以当洛基看到那艘破烂的船慢慢吞吞靠近自己领地时,他简直开心像是刚刚又掀掉了那搜把自己送到这来的大船。

他晃动这尾巴快速的游了过去,很不明智的漏了一个面,然后他便看到那个长着俊朗五官和一双蜜糖色大眼的青年向下张望着。

洛基伸出了双手,他就快要碰到了那搜破船的底部,但不巧的是,船又偏移了一点,离开了他的领地范围。

海妖几乎要爆出口的脏话又咕噜几圈回到了肚子,他失望的晃着尾巴开始慢慢的往回游,毕竟他还不至于为了掀一艘船把最后的领地也拱手相让。

这时,一个破烂且顽强的指针飞来,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露出一个头顶的洛基。

现在至于了。

海妖开始冲刺。

————————————————————————

梗合集以及记梗【话说我究竟做了多少个合集了】占teg歉

盾铁   未完 

          1.斯塔克式仓鼠

          2.异教徒(含霜铁)
        

           想开

          1.双黑梗

片段

“你知道,我不怎么会谈判。”

高筒靴踏在雨后的水泥路上,毫不意外的溅起几丝水花,天空的阴霾还未完全散去,阴沉沉的压在高楼顶,不得不说,讲话的男人有着好听的嗓音。

“就像其它人一样,我偶尔也会有不想干的活”男人钳住被绑住人的下巴,逼迫着人看着自己,他勉勉强强的勾起一个假惺惺的笑容,嘴角的小胡子跟着上扬,蜜糖色的大眼也闪动着——就好像自己是那个受害人。

“所以拜托,别让我为难。”


冬铁   未完  

          1.我曾屹立不倒

          2.面瘫的爱情史


all妮   未完

          1.斯塔克是个小仙女

          2.捣蛋鬼联盟

          3.所谓英雄


麦妮   未完

          1.我的委托人发际线堪忧


霜铁   未完

          1.异教徒

          2.海妖霜x王子妮


贾妮   想开

         1.正直教授贾x叛逆少年妮

片段

托尼微微扬起下巴,点了点从门口走过来的金发男人,接着背过了身,白皙的脸庞因醉酒而显得绯红。

“你看,那个‘衣冠禽兽’来了。”他抬起手臂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傻兮兮的笑着。

“那是教授,托尼。”娜塔莎倚在酒吧旁,穿着一套简单的套头衫,火辣的身材一览无余,“你该回去了。”

托尼朝女人吐了吐舌头,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意见,“我成年了,就在周三记得吗?你在我那勾搭走了一个帅哥,然后撒手把主持的任务交给了斯蒂夫。”

娜塔莎转了转手指,她清楚的看见暴怒的贾维斯正往这走来,但她并没有提醒托尼的意思。

论熊孩子的破坏力

刚刚,就一个上厕所的功夫,俩熊孩子抓起我的手机就往窗户丢了出去【我房间的】对,你没看错,丢!了!出!去!

我仿佛看见我手机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弧线,然后咔嚓一声

我在也不跟熊孩子来往了,再也不…

接母上手机发条感叹,顺便没手机的我可能几周都跟不了新了

尬聊一下

跪求看过这儿文的小天使们给个意见啊(/ω\)

什么意见都好啊,现在越写文感觉自己文笔越差(/ω\)然而自己看又看不到什么错误啊,一般都是发出来才看见_(:з」∠)_

然后想写些正剧,文风总是超不自然的跑到傻白甜那儿去(๑•ี_เ•ี๑)

大!力!求!小天使们给意见!给了后我会努力纠正的 ,拜托了(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