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有人找我玩吗(。・ω・。)ノ♡

啊啊啊啊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发个文字开心开心!!

今天一天都超级顺利开心的啊啊啊啊!!

不仅看了小蜘蛛,而且还扩列到一个新认识画风超级好看的画手太太,而且基友还良心突发帮我把文好好的看了一遍然后提出了好多建议!!!

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吧我的妈!!!今天怎么那么好!!!不行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这一定要码个文庆祝一下!!!然后再去把SPN在刷一边啊啊啊啊!!!

【all妮】校友斯塔克 —2—

※哈利波特AU,战后几十年设定。

*私设有SPN串客。

*西皮all妮向,人物性格跑偏。
━━━━━━━━━━━━━━━━━━━━━━

“我去买些必备品,你在这儿等一会。”霍华德微微往前倾,把脸凑到男孩儿的面前,吩咐道,“然后我们再去买魔杖。”

“为什么不先去买魔杖?”托尼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他鼓起了腮帮子。

“买了魔杖那就还肯安安静静的站在这吗?”霍华德调笑道,他站起身跟旁边正帮人改长袍的女人耳语了片刻,又拍了拍托尼的小脑袋转身而去。

撇着嘴百般无聊的候了一会儿,女人忙完了在托尼之前的孩子,朝他摆摆手,“过来孩子,我帮你量身高。”

托尼点点头,站到了那个木头做的站台上,听话的顺着女人的声音抬手抬脚。他被披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袍,那件似乎有些长,所以女人又重新换了一件小一点的,然后用别针弄出适合他的长度。

“行了,你顺便走走,霍华德估计马上要回来。”女人最后弄好了他的肩膀,把长袍从他身上脱了下来。托尼便马上的跳下了站台,抖了抖因站了许久而酸腿。

“你认识我爸爸?”听着女人熟悉地叫着父亲的名字,托尼有些奇怪。

“不得不说,他长的跟你爷爷几乎是一模一样。”女人把长袍弄好装进了一个袋子里递给他。

托尼接袋子,皱起了自己的小眉头,似乎在迟疑自己应不应该发问,半刻后他决定开口,“可你…看起不超过30岁。”

女人笑起来,看似十分的受用这句话,“事实上——我已经块70了,巫女往往不爱向别人展示出自己的年纪,我这种爱美的更是。”

托尼还想问,但女人朝他摇了摇手指,“你可以去旁边的魔杖店看看,那儿的老板喜欢你这种求知欲强的孩子。而我的工作,在开学季时会增加太多。”她耸了耸肩头。

“好吧——那再见。”托尼答应道,拿着衣服袋子往外走去。

魔杖店外壁是暗色调的,一股阴森劲儿透着半开着的窗户渗出来。托尼走进去,店内意外的只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那家伙还在他推门而进时瞟了他一眼。

看起来像是店主的男人有一副略微邋遢的样子,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两鬓长着一些棕色的胡子。托尼进来时他正俯身在柜架上翻找着,然后抬起头粗声粗气的说道,“随便看看,我先为这个男孩挑好魔杖。”

托尼愣了一下,环顾起四周,灰色的墙壁上不知道用什么颜料写着清秀的字——鲍比的魔杖店。

他正看着,那个少年缓步走到了他旁边,突然开口,“你也是霍格沃茨的新生对吧?”

托尼点了点头,于是那少年又接着道,“我叫斯蒂夫,或许我们可以交换个名字。”

托尼向来对主动搭话的人没有什么好感,因为那些统统都是为了讨好自己父亲而做的——他几乎就像个工具。不过他意外的对这个少年讨厌不起来,或许是人的金发太夺目,又或许是他的表情太真挚。于是托尼答道,“托尼.斯塔克。”

“孩子们,孩子们,别在那儿腻歪了,过来试试魔杖。”这时鲍比终于找到了那根适合史蒂夫的魔杖,所以便扯开嗓子喊到。

斯蒂夫向男人表示了感谢,拿着魔杖试着挥了挥便付了钱,接着朝托尼道了声再见走出了门。

“你是霍华德的儿子吧。”鲍比拍了拍其中一个魔杖盒上的灰尘递给了他,“拿去试试。”

托尼有种所有人都认识自己父亲的感觉,但他没开口问,只是接过了盒子,将魔杖取了出来。

魔杖在他手上发出了一阵微弱的金红色光芒,托尼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见过魔杖(他父母都分别有一根),但却是第一次抚摸它,这感觉十分奇特。似乎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有着无数的能量,但这很快便消失了。

“怎么样小家伙。”鲍比笑了笑,双手交叉叠放在柜台上。

无数言语交织到一起,像棉花糖一样柔滑在舌尖,托尼呆了半刻,才蹦出两字,“神奇。”

“霍华德,你男孩儿说神奇呢。”鲍比笑了两声,托尼才发现自己父亲已经走进来了。

霍华德眯了眯眼,把托尼的魔杖从他手里抽出来放进盒子里,“谢了鲍比,到时候我们好好出去聊聊。不过现在我们该去赶火车了。”

“明白明白,去吧。”鲍比挥了挥手,转身坐在了靠椅上。

━━━━━━━━━━━━━━━━━━━━━
ps.大钩子们作为学生好还是老师出场好啊_(´_`」 ∠)_

【all妮】校友斯塔克 —1—

*哈利波特AU,战后设定。

*私设有SPN人物串客。

*西皮all妮甜饼向,人物性格跑偏。
━━━━━━━━━━━━━━━━━━━━━━

“托尼,把你皱起的小眉头放下来,你在用力点就像你爸一样了。”玛利雅用手指小力的捏了捏站在镜子前托尼的鼻头,把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我们的小男孩也要上霍格沃茨了,真不敢相信,一转眼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妈妈,我知道你现在很是激动,可我不了解,我为什么要穿西装去对角巷。”托尼任然邹着两条秀气的小眉,不满的拉着领口系的过紧的黑色领带。

“为了让你看的正经些。”没等玛利雅回答,一直坐在沙发上旁观着的霍华德突然开口,“你都要走了还不能好好穿回西装吗?看看你衣柜那些个什么东西。”

托尼闻言撇了撇嘴巴,低头看向自己反光着的圆头皮鞋。

“霍华德!”玛利雅不赞同的叫了声爱人的名字,接着拍了拍托尼的肩膀,“别管你爸,他只是紧张而已,你没见他今天连报纸都没看了吗?”

托尼抬起一边眼皮看着镜子一角中的霍华德,他不但没拿着报纸,甚至连一杯咖啡也没泡,就这么直愣愣的坐在那儿,脸上是欲言又止的无奈表情。见着这样反常的父亲,托尼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但同时他又不自然的咬着唇,一副憋笑的表情——他不想让霍华德知道自己对他的一小点破绽就暗自窃喜。

玛利雅清楚的看见了托尼的小动作,她无奈的摇摇头,为男孩儿整理好了飘到额头中央的一小撮刘海。然后她转过头朝着霍华德道,“好了,你带托尼去对角巷,我有点事情要做。”

霍华德闻言愣了半刻。其实他们昨晚上就谁送托尼去学校进行过讨论,玛利雅认为他该负责全程。而他虽然很愿意接受,但以以往的种种实例来看,把大史塔克和小斯塔克单独放在一起是很不明智的决定。他们往往能用任何理由吵起架来,为不让托尼走之前还闹不快,霍华德最终还是以工作忙拒绝了。不过想不到的是,玛利雅现在又改口让自己送去了,“可是公司…”

“哦亲爱的,感谢你有个好助理,他告诉我你可是特别吩咐把上午的行程给推掉呢。”玛利雅加重了特别两字的读音,随后把托尼推到他的面前,挑了挑眉头,“出发吧,还有什么问题吗?”

霍华德又露出了那副欲言又止的便秘表情,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站起身往外走去。

玛利雅捏了捏男孩儿的手,又在他额头上吻了吻才把他送出去。

离开了以往的和事佬玛利雅,轿车内的空气迅速凝结起来,父子俩之间虽说不过差一两米远,但俩人谁都没有聊天的意思。

“你…别在学校给我惹事生非。”为了打破车内躁人的尴尬,霍华德觉得自己得先说些什么,但话一出口他便立即的后悔了。

“除非你想办法把我的工具都送过去。”托尼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大大咧咧的把脚翘起放在窗户边上,拿出手机给好友发短信。

霍华德透过车窗前的镜子看到后排的男孩儿这副样子便不由得叹了口气,“学校连手机都不会让你带。”

“哦上帝。”托尼翻了白眼,“你们以前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霍华德闻言眯了眯眼睛,“我只知道你决不会无聊。”

意外的没听到父亲继而严厉的责怪,托尼被勾起了好奇心,“让我不感到无聊的可有很多。”

“这么说,你回来的时候就能让你那些玩具自己拼起来。”

“哇喔,酷。”托尼顿时从桌椅上坐起身。

接下来去往对角巷的路程便比以前轻松愉快的多,托尼连续问了几个关于巫师的问题,在孩子进入青春期后便没怎么被问过问题的霍华德也欣然的一一对答。这导致在托尼还意犹未尽时,车已经停在了一个酒吧旁。

“这是什么地方?”托尼跟着霍华德走进了酒吧,路途中有不少人跟男人打着招呼。

“去往对角巷的路。”霍华德把手放在男孩儿的背后以免他走丢,接着走到了那面许久不见的石墙前。

“我们要通过这面墙?”托尼上前摸了摸那些石头磊起的墙壁,抬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霍华德点了点头,示意他往后退一些,拿出魔杖在其中几块石头上拍了拍。随着石墙从中间裂开,逐渐往两旁退下,露出了一条繁茂的街道,因开学季而变得更加兴旺的商店前摆放着托尼以往从未见过的东西,这让他原本就大的蜜糖色眼瞳因惊讶而变得圆瞪。

“欢迎来到巫师的世界,托尼。”霍华德眼眉之间带着怀念,他笑了笑,“你的爷爷就是这么不负责的把我丢进了新世界。”

又来不厌其烦的要建议了ヾ(❀╹◡╹)ノ~

有没有什么对文的希望啊什么的,越写越不顺手啊,人物性格什么的也总爱傻白甜跑。_(:з」∠)_

然后写长文老是坑,虽然说把大体故事发展都想好了但写的时候总是连不上上文,有什么好建议啊_(´_`」 ∠)_

再者就是写文时一个段出现几次一个人物名,所以就爱用“对方”“人”之类的代替,自己看的还好,不过基友说有时候会不知道说的是谁,这样的问题。

随便什么建议都好: )

盾铁/贱虫记梗

虫是盾(收养)的儿子,(可能隐藏身份佣兵设定的)贱暂时寄住在铁家里。

铁是虫的老师。

虫想着自家单身多年的老阿爸(?)和貌美如花(?)的老师,决定把俩人撮合在一起。然后就不停的往铁家里跑,接着贱认识了虫。

盾铁腻腻歪歪、扭扭捏捏的就在一起了。

贱虫也看对眼(?)盾十分看好,铁极力阻止。

盾问铁为何不同意,铁说出了俩人的陈年旧事(????)

先码着,码着_(:з」∠)_

私设30岁铁,贱没毁容,无复仇者。

【科学组】爱人扭蛋

*有私设,人物性格跑偏。

*话说哥哥扭蛋可以衍生到很多方面啊。

* @绝望的烤翅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ノ♪
━━━━━━━━━━━━━━━━━━━━━━

1.

“扭蛋?”Banner忍不住出声,引起众人的一阵瞩目。

Clint首先笑眯眯的蹭过来,一只手攀上人的肩头,“Banner你也对这感兴趣啊,来来,我跟你讲点详细的。”

坐在俩人不远处的Steve叫了声Clint的名字,示意他别太过分,但得到了只有一个意味不明的摆手。

“为了得到这个消息Steve把一个辣妹吓哭了,待会儿我把他手忙脚乱哄那女孩儿的照片发到你手机。”Clint在身旁人的耳边轻声道了几句,而后为了让自家队长不怀疑自己把他糗事爆出,又拉远了些距离加大了音量,“反正我们的线人说是在妇联大厦附近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贩卖机,闻言里面可以开出一个爱人扭蛋。不过那个贩卖机好像会变换位置,几个线人有几种不同的地点,而我都找了,没发现任何异常。”

Banner闻言皱着眉头,“是九头蛇干的吗?”

“我相信九头蛇没那么好心。”Clint耸肩,“我们还在跟进。”

“最近你可以多去妇联外逛逛,说不定能碰到什么。”Natasha走过来拍了拍Banner的肩头,“你已经宅在实验室一周了。”

“我工作挺多的。”Banner低下头推了推眼镜。

“那你也需要私人生活。”后者叹了口气,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2.

Banner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至少在他经过的时间中能被他自己称为幸运的事情屈指可数。

所以他在听取Natasha意见出来吃完午餐,准备找个贩卖机买瓶水却发现这就是队友们死活找不到的扭蛋机后愣了半刻。

Banner缓过来后便准备掏出手机,但也触碰到了口袋里足够扭一次蛋的钱。他又纠结了半刻,把两样东西都掏了出来。

反正一周内还可以退换。

下定决心的他把钱投机了贩卖机,经过一阵小声的音乐后便从下方弹出了一个扭蛋。他蹲下来捡起被弹到草地上的东西,一转眼贩卖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Banner无奈只好把手机重新装回口袋,打道回府。


3.

次日的Banner是被压醒的,他皱着眉头在床头柜上一阵乱摸把眼镜找到并打开了床头柜的灯。

压在他身上的是个裸着的男人,侧躺在自己身上,瞧见他醒来便眯起眼睛笑起来。

“我是Tony.stark,你的扭蛋爱人。”男人像是全然没注意到Banner渐变的神色,看似友好的朝半坐着的他伸出手。

Banner和他握了握,从对方的身下把腿抽回来,然后又将被子推到了人身上。

这时Tony发现人的耳尖有些泛红,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两声,“第一次见到你我还以为系统发错人了,现在看来没什么问题。”

后者显然懂了他话里的意思,随机轻咳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转移开了话题,“可以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运作的吗?”

“嗯…很简单的方法,系统将我们分配给每个来扭蛋的人做为他们的爱人,不过也会有分错的现象,所以有七天退换。”Tony把被子盖在下身,迅速的缩到Banner的身旁。

“那你是机器吗?”Banner努力的转移注意力但视线又不自主的往男人身上抛,他不知为何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要不亲自感受下?”Tony眨眨眼,几乎要将嘴唇印上了对方的脸。

Banner往旁边移了移,又推了推眼镜,“如果被退换会怎么样?”

Tont闻言愣了愣,他靠在枕头上耸着肩头,“被扔回去改造,不过回来的基本又是另一颗扭蛋了——没人喜欢那样。”


4.

试用期很快到了末尾,Banner甚至是被Tony提醒后才发现过的那么快。

“所以你想好了没?”Tony倚在实验桌上,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Banner还是发现他忍不住有些颤抖的手。

“我几乎没有理由把你退换。”Banner说的是实话,Tony智力超群,几乎能帮他分掉多半工作。而且很快和自己队友打成了一片——他甚至有些怀疑如果自己要把他退掉,队友们是第一个反对的。

Tony看起来很受这句话里的赞美,他微微昂起头笑着。

“但我有个问题想不通…你以前认识我吗?”Banner皱起眉,不仅是他自己有种相识的感觉,这段时间他发现Tony总会用那种不知道什么情绪的眼神盯着自己。

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Tony睁着蜜糖色的大眼紧紧的盯着班纳,但后者却觉得这眼神是涣散的。

“不,没有。”最终,有着紧致面孔的男人叹了口气,“不过我以后将是你的队友。”


5.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太阳散着红光时,Tony从工作台里透出身,“我觉得得再做一次自我介绍,毕竟现在我们可是正经的爱人关系了。”

Banner轻叹了口气,像是为人偶尔的孩子气做法感到无奈,但他还是伸出了手,“Robert Bruce Banner,很高兴认识你。”

托尼再次绽开笑颜,他似乎回想到从前俩人见面时的情景,“Tony.stark,你可以叫我钢铁侠。”

【all铁】孤独的人 —2—

*本章涉及冬铁,私设克林特和托尼早相识

*全文涉及盾铁、冬铁、霜铁,注意避雷。

*人物性格跑偏

直通车  —1—
━━━━━━━━━━━━━━━━━━━━━━

“托尼,你又和你家老头吵架了?”克林特伸手推了一下身旁人,毫不留情的嘲笑着,“不是我说你,你这三天一小吵一周一大吵的,堪比定时器啊。”

托尼瘫了一下手,用眼神告诉对方‘这怪我咯?’

“OK。我知道这不怪你,是怪你俩,你们简直就是上辈子的情敌。”克林特啧了几声,突然伸出手把人拉过来,好哥俩的凑在他旁边,“不过抛开这些不管,记得上次我俩打的赌注不?”

“嘛…其实我忘记了。”托尼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还配合着神情耸了耸肩头。

“得了吧你。”克林特小力的锤了下对方的肩膀,“我们那一帮子可都等着你呢,不是我说,艾米在酒吧吸引的人数可不少。我看你这次不买弄下美色,准得给她做一周小弟。”

“哦拜托,你真的忍心我去Gay吧卖弄美色?”托尼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况且还是你帮我答应的。”

“那你就心甘情愿给艾米当小弟?你不怕到时候她钓个辣妹,然后扔给你个猥琐男。”

托尼闻言想象了一下自己被一个粗壮大汉搂在怀里的情景,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吧,不过你也得跟去。”

“什么?我才不,艾米挑的那酒吧有我一冤家。你自个去,那里会有人帮你计算搭讪的人数。”克林特把自己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托尼才不管这些,你拉我下水的,怎么样我也得让你湿个身。他用双手稳住人的头,“你要知道如果我在这有个三长两短,老头子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你除了用你爸威胁我就没别的本事了。”克林特迟疑了半天才点头,脸上挂着一副逼良为娼的表情。

“你不也是?”托尼嬉皮笑脸的用手肘捅了下对方,然后往前看了看,“艾米说的是街角那家?”

“没错就是那家,不过你怎么知道?”

“拜托,我相信正常酒吧不会在门口竖一个肌肉男的图片。上帝——他还穿着比基尼。”托尼连续翻了几个白眼,有种想打道回府的感觉。

“其实普通Gay吧也不会。”克林特耸了耸肩头,“可艾米挑的不是普通的,你进去可被乱喝别人的酒,小心明早一醒来就破处了。”说完他还怕人突然反悔似的推了推托尼的后背。

“嘿,我本来也不是处男好嘛。”

“我说的是另一方面。”克林特挑了挑眉头,“现在咱进去吧。”

托尼吞咽了一口唾沫,门口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兄贵。他眯着半只眼睛被人拉了进去,接着他便发觉其实这和普通酒吧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基本上都是同性在亲热,这让他稍稍的松了口气。

两人进门后便径自坐在了吧台边的高脚椅上,托尼正准备点酒,但却被身旁人拦了下来,“你还真准备边喝酒边等搭讪?”

“难道赌约上还不能喝酒?”

“没这项,不过这的酒度数贼高,而且一旦你晕了同意人家的邀请,那我就只能爱莫能助了。”克林特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这的特别之处就是来的人基本没几个好惹,不然你以为那么明目张胆的立牌能放在门口?”

托尼把手一摊表示不喝酒也行,“那我就坐在这等搭讪?”

“拜托,你这样能等的到吗?照照镜子,你脸上仿佛正在奔跑着一万只草泥马。”克林特叹了口气,“笑一下。”

“我又不买笑。”托尼抱怨了几句。

“那你买身也行。”克林特熟练的怼回去,与此同时,他的手机也响了响,“OK,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下私事,你在这待一会儿。”

眼瞅着好友毫不哥们儿的走开了,托尼骂了句脏话。过了一会儿,一名身着西装的男人一句话也没说就坐在了他身旁。又过了一会儿,那人任然没开口,他只好尴尬的伸出了手,“你好。”

“你好。”对方也伸出手与他握了握,托尼这时才发现人居然有一条铁臂,他暗自感叹了一下这酒吧果然不普通。

*****

“怎么样怎么样?”前脚刚踏进厕所门,藏了许久的艾米便激动的拉住了克林特。

“我这精湛的演技还能说?托尼估计现在都还在等搭讪呢。”克林特微微昂起了头,一副等待被夸的样子。

艾米拍了拍人的胸口,“你们迟了半个小时,我还以为托尼来过这酒吧戳穿你了呢。”

“哪能,为了这次能耍到他,不但外面这帮群众演员我自掏费。而且还带着他走过来的,这家伙去哪都有车接送,路自己肯定不熟。”克林特笑的像只偷腥的猫,“哦,对了。你的那gay蜜,就那个大汉到了没?”

“早你们一小时就等着呢,我跟他说调戏托尼,这家伙就一直兴头上。不得不说,托尼还挺有男女通吃的能力。”艾米从口袋掏出一步手机,“你先过去看着,我马上让他过去。”

“没问题。”克林特比了个OK,心情大好的小跑了过去。但刚走到那儿时他却正好看到托尼瘫到在一名男人怀里,他连忙跑过去,“你准备带他去哪?”

“放手。”男人皱了皱眉头,满脸的不悦。

“嘿兄弟,我可没让你演这一幕。”克林特心生疑惑,上前一步准备抢回看起来晕过去了的好友。

男人动作极快的转了转身子让对方没能拉住怀中的托尼,另一手迅速的从衣服下抽出手枪抵住克林特的额头,“放手,别让我重复第三次。”

━━━━━━━━━━━━━━━━━━━━━━
ps.话说最近关注我的小天使加三减二的,每天早上登lofter都捂着一只眼睛看,特别刺激|・ω・`)

【all尼】孤独的人 —1—

*本章私设玛丽雅和霍德华早相识

*全文主要涉及冬铁,霜铁,盾铁,雷者慎入。

*人物跑偏
━━━━━━━━━━━━━━━━━━━━━━

巴基拍了一下身旁蹦进着肌肉的男人,心下有些好笑,“放松点,你可是在给未来的侄女挑东西呢。”

斯蒂夫吞咽了一口口水点点头,与人多年的交情和信任使得他下意识的放松了一点,“你确霍德华想要个女孩子?我的意思是——其实男孩子也挺好的。”语毕他扒拉了一下架子上的小裙子和小鞋子。

“哦斯蒂夫,你不知道男孩子会有多皮,我以前隔壁那俩小泥球你也不是没见过。”巴基双手抱胸倚在一旁,“我之前可梦想过生个女孩,小小的又乖。整天跟在你身后,用软软的声线叫你‘爸爸’。”

似乎也被人描述的画面触感到了,斯蒂夫露出了微笑。他拿起购物架上的那双碎花鞋,试着将自己的手指塞进去,但没成功,“我从没见过这么小的脚。”

“不会吧,别告诉我你没见过小婴儿,你至今还是处男都已经让我惊讶了。”巴基吃吃的笑了几声,直到斯蒂夫喊了句他的名字才停下。接着他一把架住人的肩膀,“我来给你描述一下,小小的脸,大大的眼睛,抱在怀里都怕用大力了。”

斯蒂夫在脑力想象了一下,忍不住把嘴角又上扬了一些,“那真是可爱极了。”

“当然的,所以说——”巴基凑过去,几乎贴在人的耳朵边,“你难道就不想趁今天,把处男之身破掉?”

“巴基!”斯蒂夫耳尖微红,对人多次打击自己处男之身感到不满。以前是根本没女人对他示过好,但当便成这样人见人爱的模样时,那有些古板的思维又觉得自己美国队长这个职位高过一切。

巴基将手一摊,表示不提了,不过他又将话题推到了另一个令人难堪的方面,“对你来说好事就是佩姬和霍德华没戏了。”

后者叹了口气,没有作答,他将视线转移回身前的架子。

“挑好了吗?”霍德华从门口快步过来,看他被吹起的头发,像是刚飙过一次车。

“没,斯蒂夫还在纠结是选裙子还是裤子。”巴基朝人耸了耸肩头,露出个爽朗的笑容,“他有点见景生情了。”

“哦不会吧。”霍德华爱玩笑似的拉了拉尾音,惹得斯蒂夫一阵无奈的摇头,“等你们回来后我把玛丽雅介绍给你们认识,斯蒂夫你可要好好的跟讨论下孩子的性别。”

“哦,我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那位大美人,毕竟这次可和以前的小啰啰不同,不过我会尽量把这家伙带回来。”巴基说完后自己也觉得有些离别的沉重,三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们商量着孩子应该会叫什么?”斯蒂夫打破了沉静,他抬起头看向人。

霍德华拍了拍对方的肩头,“我想,这作为一个你们平安回来的礼物也无妨。”

*****

巴基死了。

得到消息的霍德华连夜干完了手头的工作,找到了那个几乎算是废弃的酒吧。而在他进门的同时碰到了正出门佩姬,俩人对视着笑了下,便就擦身而过。

他走进去从废墟里拉出一个看起来还能做的椅子,坐下后拍了拍任然在喝着酒的斯蒂夫。接着他吞咽了口唾沫,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开口,“老兄,实话说我不怎么会安慰人,况且巴基也是我兄弟。”

斯蒂夫微微昂了下头,又似乎勾了勾嘴角,但没说话。

“好吧,来玩场游戏,我说一个秘密你接一个。”霍德华扯过人手中没剩多少的酒瓶,“我想和玛丽雅生一个女孩儿,她会负责教她一切,而我会把所有她想要的东西带给她,同时端着枪等待着那个把她接走的家伙。但可惜的是,玛丽雅想要个男孩儿。然后,恩…等孩子出生说不定你还能做个干爹。”

斯蒂夫垂了垂眼帘,曲卷的睫毛眨了又眨,“我要去报仇。”

“当然。”霍德华赞同地点点头,“不过我们还得从长计议…”他的话没说完便被人打断,斯蒂夫抬起头直视着他,“我是说——我要从正门进去。”

后者闻言沉默了许久,然后他站起身,又拍了拍人的肩头,“那么,或许你会见不着孩子出生,我记得你上次问过。如果是男孩儿,他会叫托尼,托尼.斯塔克。”

斯蒂夫仰起头朝他笑了笑,声音很轻,“好名字。”

“那么答应我活着回来好吗?”

*****

“俩个坏小子。”霍德华有些醉了,他瘫倒在有些摇晃的椅子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前一天他在这安慰着斯蒂夫,今天就永远的只剩下一个人。脸颊流下一道凉凉的水珠,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不同往日的镇定自若,声线带着些颤抖,“你们还没见嫂子呢…”

━━━━━━━━━━━━━━━━━━━━━━
瞧摸摸的求个小蓝手小红心。

【霜铁】吃醋

梗来自 @鸫羽γ

洛基吃醋梗

人物性格偏差到爆表,慎入慎入。
━━━━━━━━━━━━━━━━━━━━

1.

斯塔克觉得最近的爱人有些奇怪,但一细想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劲。毕竟那位难哄的邪神总爱表里不一,话不由心。

就好像每次深夜那家伙说的就蹭一下…咳咳,扯远了。

再次瞄了一下身旁撇着张脸的男人,斯塔克叹口气,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2.

斯蒂夫最近也觉得洛基有哪里不对劲。

那位阴晴不定的前坏人且又是现在他们衣食父母托尼的男朋友,总爱偷瞄自己。

想到这时斯蒂夫觉得背后一凉,他虽然还没有自恋到以为那家伙看上自己了,但总被一道视线锁定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好受。

难道,洛基发现自己以前暗恋过托尼?

斯蒂夫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3.

复联最近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斯蒂夫罕见的没在托尼超过待在实验室时间后去不厌其烦的提醒,他甚至也没在人干掉整整两盒甜甜圈和四个汉堡以及一大堆咖啡后说一句话。

洛基则更罕见,他不仅没整天和托尼腻歪在一起,而且也不如往常,有谁接近他爱人就像猫护食一样瞪着那人。


4.

但克林特表示对这喜闻乐见,毕竟他对以前复联里充满恋爱腐臭味很是不满。

不过还没等他乐呵几天,一次电影之夜就让他在脑内把所有的脏话都给骂了出来。

当时的情况很是尴尬。

克林特找好了座位,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甜饼慢悠悠的咬着。几天心情的愉快让他甚至在开场之前哼起了一段小曲,直到被身后的娜塔莎抱怨了一句才结束。

就在这时,他的一边坐下了洛基。单说这倒没什么,毕竟人已经和自己相处了一年。但过了一会儿,他的另一旁坐下了托尼,这让他立即警觉起来。

思考了一会儿,他准备站起身换一个座位,不过被托尼给扯住了衣角,“肥鸟,电影都开始了你又去哪儿?”

“你什么时候连这事情都管了铁罐?”克林特立刻反驳回去。

洛基在爱人还没回答时便开口,“坐下蝼蚁,你挡到我了。”

一旁的托尼闻言顿了顿,拍了一下克林特,“你走吧。”

后者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们俩吵架关我什么事。刚准备抬步,一根魔杖便横在了他腿前,“斯塔克,你是想让我把你便成个东西后,你才会听话是吗?”

“是吗?你来试试。”斯塔克被冷落几天的火气也蹦出来,他讥讽道,“不得不说小鹿斑比,你没表情时还不如那个铁手大兵呢。”

“嘿!?”后排传出一声巴基不满的声音。

“那你整天和那个穿着可笑小翅膀服装的男人腻歪一起又算什么,我觉得你现在都没搞清楚那家伙在想的东西。”洛基猛然地站起身,缓步走向对方。

“都是以前的事了…”瞧见队友们探究的目光,斯蒂夫尴尬的揉了揉脑袋。

托尼也站起身,下意识的准备反驳,但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猛的收住在嘴边的话,“这么说…小鹿斑比你是在吃醋?”语毕他看着人,心底有些好笑。

“我怎么可能会吃醋。”

托尼哦了一声,堆压的不满瞬间一扫而光,“所以你是在怀疑你自己的魅力还是在嫉妒你万人迷的爱人。”

“我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洛基勾起嘴角笑了笑,然后便突然一抬手扣住人的后脑勺,啃咬上了人的唇。

坐在后排的娜塔莎叹了口气,站起身推了一把脑内被脏话刷屏的克林特,双手拍了拍,“好了男孩们,今晚的电影之夜恐怕进行不了了,大家散了散了。”

【霜铁】论邪神和男孩儿的必然性

莫名其妙捡了一个男孩儿霜x10岁落难小少爷妮

梗来自 @RDJ家的小兔叽

继续跑梗和跑偏,继续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

1.

洛基遇见了一个讨人厌的男孩。

那男孩穿着一身便服,一脸的伤痕,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叫嚣着的中庭人。

然后男孩跑到了他身后,再然后他便一挥手把那群蝼蚁灭了。

不要问他为何不顺手把那男孩丢出去,因为他需要一个教他中庭东西的蝼蚁,而且那家伙看起来不用任何力量就能捏碎。

接着洛基转身,得到了一个讨人厌且吓呆了的男孩。


2.

男孩缓过来后说他叫托尼.史塔克,那家伙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谨慎的看了眼人,问了句你认识我吗?

洛基皱了邹眉,他没回答男孩儿的问题,只是勾了勾唇角,我不需要认识你。

托尼听完后突然傻傻的笑了几下,傻到人以为他脑子坏了,差点一法杖糊过去。

最后洛基还是放弃了把男孩儿丢了再换一个的想法,至少傻的比那些挂着两行眼泪的要好得多。


3.

托尼喜欢把自己团成一个圆球才睡觉,本来就小小的他,团起来就显的更小。

这导致洛基来查房时没看见被子里那个小小的男孩儿,他怒气冲天。把自己最近学到的脏话全骂了一遍,并发誓再见到那人的时候要把他扒皮抽筋。

托尼本来被吵了起来,但听到人的发誓后又不敢起来,只好维持着一个团的姿势一动不动。

就这样,一个神骂骂喋喋了一上午,一个男孩儿瑟瑟发抖了一上午。

直到午饭时间来临,作息良好的托尼才从被子里伸出了一只手。

当然最后洛基还是没把人剥皮抽筋,毕竟他觉得这样挺可惜的。


4.

相处了几周后,托尼逐渐的胆子大了起来,他喜欢跑到洛基的别墅外,让阳光沐浴自己。

洛基对他的这个做法没什么意见,但男孩儿愈发愈频繁的消失,让他感到一丝不爽。

然后有一天,他便把躺在草坪上的男孩给拎起来走回了城堡,黑着一张脸什么都没说。

接着后几天他都保持在一定的时间把那家伙拎回人自己的房间。

托尼从一开始的撇着一张脸,到后来的习惯。

再到最后的虽然知道到了时间,他也孩子气的赖在草坪上,等着男人。


5.

相安无事的和一个会魔法的男人住在了一起,除了一天之中会被问各种问题,十分不定时的三餐外,托尼觉得人其实还蛮好相处。

所以待他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在这住了很久后,已经超过了三个月的时间。

“洛基,你能帮我联系一下贾维斯吗?当时在被那群操蛋的家伙追杀时,我父母跟我说过一个月后,我就能在贾维斯那得到他们的消息。”托尼扒在洛基高高的床边,他总爱把自己的床弄得又高又软。

“谁?”洛基往后翻了一页杂志,微微的瞟了一眼男孩儿,“你现在是我的。”

托尼撇了撇嘴,他曾几次和人争吵过这件事情,但每次都是以一束绿光结尾。所以他现在并不准备在和人争吵,“可是我很担心他们。”

洛基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同意。他从枕头后拿出了一部手机,按了几下递给人。

托尼见怪不怪的接了下来,“喂?贾维斯,我是托尼。”

后者没在翻看杂志,他看着男孩儿的嘴角从一开始的上扬逐渐下降,最后连那家伙的眼帘也垂了下来,长而卷曲的睫毛眨了又眨。

“贾维斯说还没有消息。”托尼把电话放在了床上,声音有些小,“但也不一定是坏消息…”

洛基眯了眯眼,最终叹了口气,伸手把男孩儿拎了上来,他的声音在寂静中十分明显,“哭吧。”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哽咽。


6.

最后托尼被一身西服的男人接走时,洛基站在别墅前,吻了吻男孩儿的脸颊。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想邀请长大后的你穿一身婚纱。”


7.

托尼再次遇见洛基时,已经是几十年后。

他一席洁白婚纱,一脸的懵。

他一身西服,迎着阳光,宛如当年离别时在托尼的脸颊吻了吻,像是完成了什么诺言,“我来娶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