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更新和不更新中徘徊着,啊,我果然成一条废鱼了_(:з」∠)_

通过基友赞助的视频和强大的翻译器,我终于勉勉强强的看完了死侍二生肉。

而就当我看完后…我竟然对锁贱锁产生了谜之兴趣。(原谅我,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杂食动物…

感觉要锁贱锁真搞起来,谁攻谁受还真不一定…鉴于最近年下吃的猖狂。

码个贱锁无剧情肉,给自己提个醒。

【虫铁】何以为惧 Ⅰ

接复联三结尾。

虫铁向甜饼(大概?)

感觉自己码文速度明显下降了唉

 ̄ ̄ ̄ ̄ ̄ ̄ ̄ ̄ ̄ ̄ ̄ ̄ ̄ ̄ ̄ ̄ ̄ ̄ ̄ ̄ ̄ ̄
Ⅰ.

     “I don't want to go...”

     彼得的视线逐渐模糊,他能感到自己的手想紧紧的握住斯塔克的盔甲,但握住的只有一阵虚无。

     他发觉自己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软软的哭音像是小猫叫般的打在空中。

     在思维逐渐消失时,他见到了斯塔克那双悲伤至极的大眼。他不知道该怎样描述那副场景,就宛如他早上稀里糊涂喝的那杯咖啡,先加入的蜜糖被醇厚的咖啡一点一点覆盖,最终成了看不见低的深渊。

     他还想再一次的抱抱斯塔克,用自己瘦小的肩膀环住男人,感受对方逐渐加快的心跳与喘息。直到斯塔克再一次的推开他,用握成拳头的手挡在脸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咳嗽,“我不想抱你,孩子。”

     斯塔克先生是想的,彼得每每被推开时便这样想。

     这位表面坚强的男人即使有着一颗钢铁之心,也是被他自己所按上去的。而只要是被制造出来的东西,都是有弱点的。

     彼得知道,他也知道男人比自己更清楚。

     所以斯塔克小心翼翼的守护自己那颗破碎的钢铁之心,几乎造出了一栋他自认为的坚不可摧的铁墙来抵御外来的侵袭。

     但佩珀第一个撬开了那座墙,斯蒂夫是第二个。

     而彼得想做第三个。

     但当他兴冲冲的走向斯塔克时,那原被撬开的心慢慢愈合了,密不透风的大墙堵在他的眼前。

     放弃吧。

     脑中的声音这样劝道,但彼得不想放弃。他越来越频繁的往斯塔克身上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但不知不觉的,在他耳中,斯塔克那原被自己称为玩笑话的那句“孩子”却愈发愈真诚、愈发愈诚恳。

     斯塔克把他当孩子。

     彼得清楚的意识到这件事。

     可他不想当斯塔克的孩子。

     在感觉自己消失的最后一刻,他听见了斯塔克哽咽着的声音,那声音说,“彼得,不要走...”

     彼得转过了头,望见不是意料之中的蓝天白云,而是的是那厚厚的铁墙。

     他突然意识道——

     自己已经在墙内了。

     他动了动嘴唇,望着那几乎落泪的男人,“对不起。”我没早点意识道。

     说完这句,彼得脑中所有的事物已经消耗殆尽。他也烟似的什么也不在乎了,只能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往黑暗飞去…


     “彼得...彼得!起床了。”

     不知昏昏沉沉的多久,彼得突然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似远似近。他想努力睁开眼,但思维总是在晃荡着,仿佛在提醒着些什么。

     思维的晃荡愈发愈激烈,他突然想起这是什么预兆,但那个词还未从脑子里蹦出来。彼被一人揪着耳朵拉了起来。

     “都快要迟到了!你还在睡!”

     彼得突然睁开眼,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呆呆的,那被打断的词语慢慢划进脑中。

     蜘蛛感应!
 

     我还活着?

整理整理,重新回圈

继续会跟新的文:

【all妮】斯塔克是个小仙女(已更至2,感觉2需大修)

【all铁】所谓英雄(已更至2)

【霜铁】互相索取/冤家路窄(下定决心两个中弃一个)

【拔杯】Se Tirer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卡哇伊的家庭日记





确定弃坑:

【盾铁】我很确信,你是我爱的人

【麦妮】我的委托人发际线堪忧

【all妮】校友斯塔克(在大修和弃坑中徘徊)

【盾铁/锤基】成王败寇



大修之后继续跟新:

【萨杰】无关年华

【冬铁】好感?不存在的

【all妮】孤独的人




加更的文有:

听说隔壁托尼又在撩人系列(锤铁/科学组/贾尼)


【all妮】我们一起来毁♂童♂话


漫威系列人物使用手册(妮妮已有)




为了方便小天使们不想吃到没完结的粮

收拾了已完结的篇目:

(盾铁篇/霜铁篇/冬铁篇)听说隔壁托尼又在撩人

【盾铁】做死之路永不停歇

【贾尼】我的爱你看见了吗

【盾冬霜x铁】他说我与恶魔做了个交易

【all妮】我们一起来毁童话(1.2)

【霜铁】托尼需要安慰时洛基来了

【all妮】24之母微小说(1.2)

【盾妮】错过并不是永恒

【盾铁】圣诞是件大事

【all铁/贱虫】五次小虫拥有了新爸爸,一次他拥有了新男友

【盾铁】操他的,我就是爱上你了

【虫铁】生日礼物

【all铁】消失的托尼斯塔克

【福华】夏洛克的花园精灵

【福华】好好医生和他的龙

【霜铁】我爱你,这是个事实

【盾铁】斯蒂夫想给爱人一个惊喜

【科学组】哦豆豆哟

【盾铁】罗大盾式道歉

【霜铁】论邪神和男孩的必然性

【霜铁】吃醋

【科学组】爱人扭蛋

【霜铁】小故事




点更未码的:

莱耶斯夫人的小蝙x小铁

白定城的冬铁一见钟情

楽游_抱起妮妮就是一个百米冲刺的神话霜铁,邪神和落难小少爷




(确定已坑的文,都已删除,记录在这纯属做个留念。)

(已完的文大多都是短篇,排列顺序从以前到现在,自己一一的看过去,有那么一丝感觉自己文笔长进了(๑•ี_เ•ี๑))

(大改文会逐渐删除,改完后然后重新发,希望看过了的小伙伴多多见谅!)

(整理的文会不定更新。)

(因为手机党,家里电脑又给母上封锁了,超链接暂时做不了,辛苦要看的小天使爬墙了<(_ _)>)

(其实要不要重新回圈想了挺久的,最近看到有小天使在未完文下留言,突然有种“啊,原来我这个废材还有人看我文”的感动,所以思索了一下还是回坑吧。)

顺便有人组互催组或脑洞组吗?

我他妈看了复联三啊啊啊啊啊啊!
结尾毫无征兆的死亡真的是让人,想哭又很难受的感觉QAQ
卧槽,当初还以为剧透都是骗人的。
有没有甜文推荐给我暖暖心窝啊!!

【霜铁】小故事

人物性格偏差

梗来自 @熟地黄

其实我梗也偏差了_(:з」∠)_

————————————————————————

     “你该减肥了,瞧你这小肚子。”

 

     托尼听到这句话时正安详的躺在爱人修长的身体上,划着手中的模拟蓝屏。而洛基的大手正放在他的肚腩上,连揉带戳的虐待那小小块的肉,接着人的手稍加了些力气,直接把那块凸起的肉给揪了起来。

     托尼先是感受到洛基的胸腔震动了几下,然后那颇像嘲笑的笑声便穿进了他的耳中。

     接着他就听到了那句话。

     他用斯蒂夫的盾牌保证,自从有了男友。他绝对没有“滥用职权”的让对方装作自己去参加各种跑腿的活动,自己留在家对着自己的宝宝们进行改良。

     “要你管!这是肌肉!”

     托尼底气不足的吼道,接着为了证明这个观点,他一胳膊捶在了洛基的胸口上,而后者则用宽大的手掌和宽大的胸怀包容了托尼小孩子发脾气般的泄愤。

     紧接着洛基一个翻身,将身上的托尼带了下去,顺其而然的压住了自己的爱人。

     “既然你这么想把这块肉练成肌肉,我很愿意屈尊来和你一起锻♂炼。”

存梗

小蝙小铁父母是非常要好的挚友。在小蝙失去父母后,小铁父母带着小铁赶去安慰小蝙,后因生意上的问题,父母把小铁寄放在小蝙家里。

小铁小蝙度过了一阵青梅竹马的日子,两人在哥谭市也学到了很多,最后小铁首先明白了自己对小蝙的爱,但小铁那时候要走了,在他走之前,给了小蝙一份情书(?)并吩咐小蝙在他们都长大后打开。

阿福在小蝙还没看小铁的情书时先偷看了,不想阻止两人朋友关系但又不想让两人进行爱人关系的阿福就伪造了份假的信给了小蝙。

后两人有过的书信交流,但当青年铁丧失父母时,小蝙却出国了。青年铁找遍了他所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不到小蝙,以为是自己的情书被青年蝙打开吓坏了蝙,绝望之下,自力更生的挺了过来。

当两人因为阿福的故意,时隔多年再次遇见时。成为蝙蝠侠的蝙和成为钢铁侠的铁相对无言了许久。

他们内心是相爱的,但无奈两人的身份都变了,不能再像幼时一样轻易说爱。

铁和蝙最终分道扬镳。

【ps.如果码出来刚好还能成为一位小天使的点梗_(:з」∠)_】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卡哇伊的家庭日记

▪私设卡哇伊等三人均是老大捡回来的。

▪拟人化注意,不喜勿进。

――――――――――――――――――――
1.

   今天的月亮适合极了观察。

   卡哇伊摆弄好今早买来的望远镜,他把手放在眉毛上,眯起眼瞧着天空中的圆月,最后满意的点点头。

   “完美。”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把准备好的椅子拉过来坐好,把眼睛凑上去,但入眼的却是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卡哇伊迅速弹起来,往天空中望了一眼,月亮还完好无损的挂在那儿。他疑惑的围着望远镜走了一圈,这才发现自己连望远镜的盖子都没打开。他自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蛋,赶忙把盖子扭下来,再次做回板凳。

   “一切就绪。”他把脑袋往前凑着,内心充满了激动。

   “让我好好看看你——”他眯起了一只眼,另一只抵上了望远镜。但下一秒,卡哇伊的尖叫就震动了整栋房屋。

   他的眼前,一名嘴边有条疤痕的黑发青年,吐着舌头朝他的望远镜舔来。

―――

   “老大,你又带回了什么玩意!”卡哇伊扯着男人的领子拖进房屋。

   “注意点,卡哇伊,人家有名字。”老大抿了一口咖啡,“告诉他,小家伙。”

   “哇啊哇唔——”

   “什么?”卡哇伊挑起一边眉毛。

  

   “恩…”老大又喝了一口咖啡,摆了摆手,“凉快,他叫凉快。”

   “所以,为什么他在我们家?”卡哇伊任撇着嘴,双手抱胸站在一旁,“还有我的望远镜,它又坏了?”

   老大走过来,拍拍一旁一脸无辜的凉快,“他以后要和我们一起住了,至于你的望远镜…”他停顿了一下,耸耸肩“谁知道呢。”

   “老大,你真的确定他没有携带什么病菌——之类的?”卡哇伊皱着眉上下打量这男人。

   他脏兮兮的,不知道穿了多久的衣裤被磨损出了几个洞。脏兮兮的黑发乱翘着,一双蓝眼算得上是他全身上下最干净的地方了。

   老大也跟着他的动作瞅了瞅凉快,手放在下巴上磨了几下,“他看起来挺棒的。”

   “你确定?”卡哇伊几乎尖叫出声,他的声音高了几度,但幸好被他又压了下去。

   “你在垃圾堆生活几年不会比他好多少的。”老大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把杯子放在了一旁。

   “垃圾堆?我还以为…”卡哇伊了然的松了一口气,但下秒瞬间的弹到了一边,“垃圾堆!”

   老大无奈的摇摇头,“算了,凉快我们先去洗澡。”

   “哇奥。”凉快点点头,跟在了他后面。

   卡哇伊瞧着两人慢吞吞的走向浴室,心中萌发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老大不会要和凉快一起洗澡吧?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惦着脚也跟了上去。

   要知道和老大的洗澡这样的特殊待遇在他满了6岁以后就不常有了。老大怕他尴尬,所以第一个提出了意见,而他又脸皮薄,不好意思再凑上去。

   思索之余,卡哇伊已经到了浴室门口,里面已经响起了水声,玻璃门上一片雾气。他颇有些不爽的凑过去,把耳朵贴上门。

   但让卡哇伊始料未及的是,面前的玻璃门一下被拉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成了一个落汤鸡。他狼狈的爬起身,老大的俊脸就赫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干得好,凉快。”老大用手狠狠的在凉快曲卷的头发上揉了揉。

   “哇哇啦。”凉快顺势蹭了蹭。

   浴室里被爱好享乐的老大改造成了一个小型游泳池样的浴缸,所以面积还算大。卡哇伊用手把自己撑了起来,尴尬的站起身,“我的星空研究还没完…”

   “得了吧。”老大一把扯住他湿漉漉的衣服,“帮我一起把凉快搓干净。”

―――

卡哇伊家庭日记 其一

   今天老大带回来一个叫凉快的人,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有些呆,看样子老大挺喜欢他的。但在我看来,真人不可貌相。

危险等级★★★★☆
――――――――――――――――――
ps.后排求同好扩列!(´▽`)ノ

【拔杯】Se Tirer Ⅰ

    腹黑心理医生拔x罪犯威

    梗概:我是个杀人凶手,你是我的专属心理医生。
   

    ooc至原地爆炸系列
━━━━━━━━━━━━━━━━━━━━
    1.

   

    "你有过对什么遗憾的经历吗,威尔。"
   

    "几乎所有事。"

   
    "包括绑架我?"

   
    "这并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威尔把左脚搭在了右脚上,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他深呼了一口气,让眼睛逐渐的适应着黑暗的四周,"我挺喜欢你的——从某种方面来讲。"他耸了耸肩。
   

    "那可真是——承蒙厚爱。"汉尼拔垂下眼,在手中的白本上写了几个字。随后他坐直身体,双手交叉放在大腿上,“接下来,你允许的话,我需要你进行回想。”
   

    威尔晃了晃手,勉强的撑起身体,有些倾斜的靠在座椅上,“如果你觉得有用。”
   

    “闭上眼睛,威尔。”
   

    那大提琴般的优美声音说着,他也就那样做了。
   

    “现在是3月17号,我需要你回到两周前的早晨。”
   

    他歪了歪脑袋,思绪随着那道声音开始放空,又慢慢的再次凝结。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此时你正从床上缓缓的爬起…”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可威尔并不是那么喜欢,他讨厌太阳的那股刺眼的光亮,似乎要把他按在案板上剖析开来,瞅瞅这副冷漠的皮囊下藏着的本质。
   

    他缓缓的从床上爬起,拉起了窗帘,让整个房间重归于那种阴暗不明的亮度。
   

    体内混乱的生物钟强调他已经将近16个小时未进食的事实,经过几番思索之后,他穿上了外套。
   

    威尔所住的小旅馆位置十分偏僻,后方是一大片的森林,好运时还能透过窗户看见几只奔跑着的麋鹿。
   

    安静,平凡,再加点有趣。
   

    这无疑算得上是威尔的理想住处了。
   

    所以他想着,在找到十足的具有吸引力的目标之前安安心心的当一段时间的完美住客。
   

    旅馆的老板是一位叫做凯利.布鲁克的老太太,常年挂着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但她有个改不掉的爱好——喜欢和住客闲聊。

   

    而这对社交恐惧症的威尔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哦,威尔!来份我特制的三文治?”当他从楼梯上走下来时,视力并未退化的老太太一眼就看到了他,随后她扬起笑容高举着手中的碟子喊道。
   

    威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视线不自然的往地上瞟着,“麻烦了,凯利太太。”
   

    “没什么的。”凯利招呼着他下来坐,在桌上放好碗筷,“昨天晚饭也没见你下来吃,年轻人,多吃点对身体好。”

  
 
    威尔尴尬的晃着脑袋,“我有些事情…”
   

    “什么事情能比吃饭重要啊,我家那个大胖小子不吃饭能长成现在这么壮实吗?”凯利的大嗓门打断了他,又喋喋不休的说着,“你就是太瘦弱了点,待会儿午饭你没空下来我给你送上去哈。”

   

    “谢…谢。”威尔又推了推眼镜框,拿起三明治往嘴里送去。
   

    “那好啊,我去瞅瞅其他人,安心吃啊。”凯利笑眯眯的对他道,转身去招呼其他人了。
   

    没了躁人的声响,威尔松了口气,他搅动着口中的食物,望着前方开始无意识的发呆。
   

    不知才过了多久,他很不幸的又被一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给唤回了现实,他微微抬头。来者是一个稍微臃肿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一副威尔十分熟悉的病态表情。
   

    “她挺烦的,是吧?”男人笑起来,露出有些发黄的牙齿。
   

    威尔看了对方一眼,把那碍眼的手掌从自己的肩上拍了下去,他并不准备答话。
 

 
    男人见吃力不讨好却也不气馁,他拉开了威尔面前的椅子,自顾自道,“我叫吉迪恩,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威尔。”
 

    威尔抬起头,眯着眼看过去,又在下一秒移开, "没有。"

    "社交恐惧症。"吉迪恩笑了笑,他站起身,右手在身前装模作样的晃了晃,"你该去找个心理医生…什么的,我猜。"他撇了撇嘴。

    吉迪恩转身走开,威尔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他的潜意识告诉他,来者绝对是个能坏事的家伙。但一方面他又不想对此做什么反应,最终威尔决定放弃思考。咬完最后一口三明治后,他回想到男人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心理医生啊…"

【霜铁】冤家路窄

狐狸霜x兔子铁

ooc预警
━━━━━━━━━━━━━━━━━
1.

    “拜托,这样不公平!”托尼气鼓鼓的双手交叉,鉴于他现在还是只小巧兔子的情况下,他这个动作并未给他自己增添什么威严,而是显得及其怪异。他大叫着朝抓住自己长耳的狐狸说道,“我才踏进了你领地一步,可能才半步,你不能把我抓回去!”

    “事实上,我可以。”狐狸眯着翠色的双眼,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狡猾一览无余,“小兔子,你难道不知道乱闯别人领地是非常危险的吗?”

    “我以为只有那该死的狮子和老虎才有单人地盘,可你只是只狐狸。”托尼挣扎了一会儿,但耳尖传来的疼痛又让他停了下来。于是他不甘心的嘲讽道,“还是一只红狐狸,告诉我,你是不是爱死了变成人身去勾引山下的船夫。”

    狐狸嗤笑了一下,尖尖的指甲在兔子身上威胁似的刮了刮,“激将法对我没用,小兔子。但你要知道,如果我想,我可以让你去和那肮脏的船夫度过糟糕的一夜。”

    托尼屏住了呼吸,那尖尖的指甲让他脑内警铃大作。但在那东西离开自己远远的肚皮后,他便又喋喋不休起来,“我以为你以巫师这个名号为耻辱。”

    “我只是不喜欢巫师这个称呼。”狐狸往旁边侧了侧,把兔子从地上拉起来,但任然不放开他的耳朵。

    托尼哼了几声,并未作答。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狐狸又眯起了他那细长的双眼,墨黑色的瞳孔不怀好意的打转,他没等托尼回答便自顾自的又说起来,“只要你用任何方式爱上你,我便放你走,不然你就得待在我身边。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兔子那一瞬间的错愕后他感到心情十分愉快,“我可以让你死的好看点。”似怕吓坏了那小东西,他选择了一种柔和的说法。但依照事实来看,效果十分微小。

    托尼吞咽了一口口水,尽管来自于天敌的恐惧压的他冷汗直流,但他那尽职尽责的大脑依然优秀的快速转动着。

    他这次出门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是未告诉任何族人的,他的父母早亡,族长对他甚是关爱。所以像这样违反族规的事情族长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最近族内好不容易出了个半兽人,估计现在还在狂欢。

    按他的经验,自己的族人要在两周后才能发现自己早就不见了,而到那时候他估计就成这荒野里随便哪个角落里的一堆粪便了。

    在托尼思索之间,狐狸显然是等不及了,他戳了戳小兔子的脸颊把他拉回现实,然后抄着一口漫不经心的语调说道,“怎么样?现在告诉我是否该去找另外一道晚餐了。”


    “恐怕你得准备两份了。”

    “小兔子就该吃胡萝卜。”狐狸用眼神指了指自己木房旁的一小块田地。

    “操你的,这是种族歧视。”兔子吐了吐舌头——在他们的文化里,这是表示鄙视的动作。

    不过显然狐狸是不会懂得一个兔群的文化的,所以他只是一味的觉得把兔子留在身边肯定会是个好玩具。

    瞧,他现在都开始撒娇了。

    “我会给你施一个魔法,如果你踏出我的领地半步又没我的陪同,你立马会成为天底下最愚蠢的兔子。”狐狸说完后便咬着兔子的后颈走起来,直到到了自己的房子里面才重新把他放下。

    托尼在落地后习惯的把脸埋进爪子蹭了蹭,再抬头时那火红的狐狸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拥有修长身躯的人。托尼看不见他的脸,视野中只见得一头墨中带些暗绿的头发。

    这时他的脑中只剩下一句话——这家伙真是操蛋的长。
  


    “小兔子,我下山去找食物。”那人听不出情绪的轻笑一声,“乖乖看好自己的爪子,别让它趁你不注意跑出去了。”

    团宠妮妮,刚看了妇联三预告,怕是等不到糖了哎_(:з」∠)_

   托尼觉得累极了,他缓慢的在床上转了一个身,拿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脸,好让刺眼的阳光不直接照在脆弱的眼睛上。

   退休的生活不仅没令他感到原想的安心,反倒让他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焦躁不安的情绪之下。但同时的,他无所事事且提不起任何精神。托尼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朋友们常说的,这疲惫不堪的躯体再也禁不起以前那玩命似的折腾了。

   钢铁侠老了。

   他发丝中藏着的银白开始悄然无声的生长,旧伤频发使得他的腰骨开始僵硬。但他神采飞扬的眼眸还保留着原本的模样,他还是那个不会向任何事物认输的男人。

   托尼选择的退休方式与他一生的张扬极其不符,他寻找了一个离纽约不远的乡下,在这儿的山顶上建起了一座孤寂的城堡。休息室、卧室、训练室…一切都宛如他最鼎盛的时期——他还是一名复仇者时。

   他总幻想着再一次的飞上高空, 幻想着众人再一次的坐在沙发上互相调笑, 幻想着自己那金发的爱人抿着嘴唇,双眉紧锁的说出那句,"复仇者,集结。"

   梦想总会落空,即使不过是丁点的渴望。托尼在小时候梦想父亲多陪陪自己,在少年时梦想着父亲对自己说出一声赞美,在青年时梦想着父母在哪天会回家。

   但他的梦想总会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直到后来,他开始不相信梦想会实现,他开始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成长,不靠什么狗屁的运气又或者操蛋的梦想。当他终于有资格对命运竖起中指时,他迟疑了。

   这时的托尼已经有了关心自己的人,有了自己想关心的人,有了就算舍命也要保护的团体。

   于是他可悲的又开始相信梦想。

   不知道又这么混混沌沌的睡了多久,托尼被手机铃声给吵了起来。那头的佩玻扯着嗓子叫他赶紧起床,说是有大事,他这次必须到场。

   佩玻每天都这么说,托尼眯了眯眼,他知道这不过是想让他重新回归公司的理由,所以他模糊的回答了一句不去便又倒头。但过了不长的时间,佩玻便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直接拧起了男人的耳朵。

   "我说过这次的事情很紧急,托尼。"她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次必须到场。"

   "董事会那群老头终于要抵制你的强权压迫了?"托尼笑了笑,晃悠悠的披上衣服。现在正值冬季,而他的身体受不起凉。

   佩玻没笑,她的脸板着,就像当初看到托尼把退休的那张信拍在自己的桌子上,"托尼,史蒂夫回来了。"
  

   托尼愣了一下,"那老冰棍舍得回来了?他让你把我带过去?"

   "没,他没这么说。"佩玻摇摇头,"他只是让我带给你这个。"她说着,从手机里翻出一个视频,递给托尼。

   视频里首先蹦出来的是彼得,那张年轻的面孔在屏幕上晃来晃去,语无伦次,"斯塔克先生!"他尖叫道,"我们在给你办一个惊喜派对!"他说这话时被旁边的人笑话了一番,"说出来就不叫惊喜派对了好吗?小鬼。"这声音说的很小,但托尼听的很清楚,是罗德。

   接着彼得把镜头转向其他方向,他看到克伦特在一边拉弓把许多闪亮的装饰品射到天花板上,一边抱怨道,"你真的觉得铁罐会喜欢这个?"彼得响亮的肯定 。

   镜头再次转换,托尼看到幻视和旺达在一边的厨房里鼓弄些什么,娜塔莎在一旁靠着墙,见镜头转向她便抬手挥了挥。托尔扯着洛基,一边把鸡腿往他手里塞,轰隆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弟弟,你啃啃这个,这个好吃。"…

   最后,视频快要放完了,镜头一闪托尼便见到了斯蒂夫。他像老了十几岁,金色的胡渣参差不齐的长在他原本光洁的下巴上,他眼睛里闪着光,似曾相识的神色参杂在其中。终的,他开口了——

   "复仇者集结。托尼,我们回来了。"

   "怎么?有动力了?"佩玻眯着眼,一脸好笑的看着托尼猛地站起身,在衣柜里翻箱倒柜的找着衣服。

   "这群人在我的大厦里搞派对,我怎么能不到场,那可是我的宝贝。"托尼撇了撇嘴,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却又止不住嘴角的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