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有人找我玩吗(。・ω・。)ノ♡

【萨杰】无关年华(第四章)

现代背景  黑手党查x嫩杰克

玛丽珍珠拟人

私设多  ooc预警

直通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你现在能把这东西解开了吗?”史派罗扭了扭发红的手腕,贝克特深知他的狡猾。在绑绳子时命令下属用了三种不同的绳子捆了三遍,不然他早就从那儿跳起来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贝克特按了按桌上的老式电话,两个人推门而入并训练有素的结起了绳子,“杰克,我得提醒你。如果你不遵守交易的内容,我也很愿意破坏这桩生意。”

在他话音落下时,那两人已经退了出去。史派罗正边活动手腕,边摆弄着桌上的小饰品,全然一副没听到的样子。

突然青年抬起头,“哦对了,我的房间在哪?事先说明,我可不要以前那间。”

“我的房间旁边就有一间。”贝克特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那算了,还是以前那间吧。”史派罗摇摇手指走过去,男人见状重新拿了个杯子倒上酒半举。但他接过后把酒瓶也抱了起来,随后大摇大摆的走到门口。

“明天我会把收集到的所有信息放在你房间,最好别让我失望。”

“哦这位可怜的先生,快并不是个好词语。”史派罗回头,拿着酒瓶向人的方向提了提,又装模作样的欠了欠身,“晚安。”

出门后青年瞧了瞧自己的手表,上面清楚的显示着自己从夜市到现在已经过了4个半小时。

珍珠到巴博萨那了。

他昂起头灌了自己一口酒,又嫌弃了撇了撇嘴,“还是朗姆好喝。”说完他把酒瓶胡乱的塞进走廊旁的植物盆中。

幼时的记忆已经十分的模糊,史派罗实在认不出这诺大的别墅中哪个才是。所以他抓住一个路过的女仆,还没开始问,那人就主动的带他进了一个房间。

入眼的是十分单调的装饰,总的就用了黑白两色。青年嘀咕了几句脏话,用手勾回准备离开的女仆,“如果这位美丽女士你乐意的话,帮我拿几瓶朗姆酒来,或许我们还能一醉方休一晚上。”

“抱歉先生,上面吩咐不准给予您任何酒。”

“哦——那替我转达告诉贝克特。朗姆能使我效率增加,或许还能和他一样快。”他倚在门框上,调情似的对着人说道,在最后还把快字的尾音无限拉长。

女仆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好的先生。”说完便抬步离开。

史派罗盯着那人消失在转角才锁上门,接着便连鞋也不脱两三步走过去躺在了床上。

盯了一会儿顶上的白墙,一天下来的忙碌再加上精神上的劳累,让他渐渐的睡意朦胧起来。

*****

待史派罗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他甩了甩脑袋,又用手抹了一把脸,意识才逐渐的进入到了脑内。

接着他站起来,果不其然的发现昨晚空无一物的桌子此刻放满了食物和朗姆酒,在走近后又瞧见了旁边的一个文件夹。

青年无视了桌上的主菜,拿起了一个泡芙蛋糕往嘴里塞去。同时他也翻开了那本文件,前几面是萨拉查的个人简介和照片,后几页是那人最近的行动轨迹和下一步的猜测。

“贝克特手上的家伙也不全是花瓶。”史派罗自言自语了一句,又翻到第一页仔细的查看起来。

上面的照片有两张,一张是模糊的萨拉查侧面照。另一张的女孩也差不多模糊,但因为是正面照,看起来比起先前一张清楚不少。

他的目光下移,女孩照片底下只有一个姓名:玛丽,后面还标明其是线人提供。

史派罗呢喃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又往喝了口朗姆,一些不足以昏睡过去的酒精使他的思维更加清楚。

他眯起眼,脑袋中似乎飘过去了些零零碎碎的记忆。

在自己刚把珍珠买回来时,那孩子回头望了望,抓住自己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史派罗感到奇怪,所以也朝那儿看过去,正好对上了一个正被松开手链的女孩。

接着一个少年接过那根绳子。

那俊俏的少年,梳着一条黑色的短马尾。他用手摸了两把女孩幼嫩的脸蛋,毋庸置疑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玛丽了。”

━━━━━━━━━━━━━━━━━━━━━━
ps.啊—再次二更的我已经成了一只废阿羽,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来鼓励_(:з」∠)_话说我这么烂的文笔还有人在期待下一步的发展真的超级开心(´▽`)ノ♪给所有留言的小天使个么么哒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