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发现木起这个名字跟别人撞了,尴尬尴尬ヽ(´~`;)。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呜呜呜

【福华】与我为敌 Ⅲ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约翰,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夏洛克黑化注意



——————————————————————




  玛丽坐在对门的椅子上,享受着夕阳所带来的丝丝余温。杯中的咖啡滚烫,她正抬手准备吹着,想在落日之前喝完下午茶,可茶杯还未碰到嘴唇时便猛的听见了开门声。稍稍抬起眼,多年的训练让她在还未开门之时便确定了对方是自己的丈夫。身形顿时放松,在靠背椅上滑下去半分。门开后却发现对方身后那个形影不离的高瘦影子却未跟来,心下疑惑,开口问道,“夏洛克没和你一起?”

  约翰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反手将门又带上,“没。”他往前走了两步,把手中的袋子放在鞋柜上,有些好笑的继续说道,“事实上,我都不知道他去哪了,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玛丽笑着摇了摇头,把咖啡放了下去,“我本以为,夏洛克可不会放心的把你交给他的情敌。”

  约翰翻了个白眼,解释了多遍的话语脱口而出,蹦出两字后又顿时改了对象,“我们,夏洛克不是Gay。”

  “我知道,你也不是。”玛丽站起身,走去给了爱人一个拥抱。约翰宽厚的胸膛源源不断的传送着与他人格相衬的温暖,她颇有些享受的闭上了眼,轻声道,“有时候我真想把你藏起来。”

  “这主意不错,最好藏在夏洛克找不到的地方。”约翰调侃道。

  “那他肯定又哭又闹的。”玛丽松开手,接下了话,“就像个倔脾气的宝宝没了他心爱的玩具。”

  “我可不是他的玩具。”约翰回头整理起袋子中的食物,强调般又加了一句,“他的工作才是。”

  玛丽把双手插入了口袋,没反驳,而是又笑了笑,“说实话,他去哪了?不会又去磕药了吧。”

  “麦考夫在他常去的窝点都安装上了摄像头。”约翰掏出手机,检查了一下未接电话,“应该是没什么情况。”

  “嗯哼?”玛丽发出疑惑的鼻音,待对方看向自己后仰了仰下颚,“说具体点。”

  约翰抓了抓脑袋,“他半夜找过我一趟,但我把他赶出去了…应该是有任务了。”

  “雷斯垂德那些手下能忍受一个人的夏洛克吗?”玛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怀疑,“他们有打电话给你吗?”

  “这倒是没有。”约翰皱起了眉,不确定道,“或许他出远门了?”

  “一声不吭?”玛丽用相同的语气回答,“这倒挺像他的风格。”

  约翰不以为然的耸动着肩头,“趁此机会搬家不也能方便些。”

  “我可不这么认为。”一道清列的声音代替了玛丽回答,约翰先是吓了一跳,后见熟悉的舍友缓步从走廊走进,懊恼的揉了揉额头。

  “夏洛克,你能安安分分的出现一次吗?”

  “我每次可都是很安分的。”夏洛克系起腹前的纽扣,朝玛丽点了点头,“下午好,玛丽。不得不说你家客房的窗户设计的有些低。”

  “你怎么…”约翰翻了个白眼,话到嘴边又被堵住的感觉并不算十分愉快。

  “我回去找你,你提前走了,约翰。”夏洛克语气中带着不明显的埋怨,他朝玛丽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我可能要借你丈夫一用。”

  玛丽无奈的叹口气,朝两人摆了摆手。

  “嘿!我还没答应呢。”约翰被夏洛克一把拉住,埋怨消失在关门声中。

  

【福华】与我为敌 Ⅱ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约翰,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夏洛克黑化注意

——————————————————————


夏洛克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抵住下颚。这个动作他已经持续许久,其实本的来说,被约翰赶出门外并没收了钥匙后他就一直保持着,手臂上的尼古丁片早已消失了它所该应尽的义务。

通常和这个动作伴随而来的是他那庞大的思维宫殿,但这次却不同,他虽然在思考,用尽脑子里每一个细胞、每一处神经所能到达的地方,但寻到的只有一片茫然。

是的, 一片茫然。就宛如站在大海中央的小岛上,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只能呆呆的站在那,望着无尽的海平线。

夏洛克勾了勾嘴角,时隔多年他竟再一次的尝试到了自己第一次进入青春期时的无助。

不过说实话,这感觉糟糕透顶,根本不可能像自己其他事迹一样拿出来炫耀。

阳光缓缓攀上天空,金色洒满云间。

可夏洛克依然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怎么纠结,毕竟这只需要作出一个简简单单选择:为了自己的意愿强硬的留下约翰或让他追求自己的幸福。

要是论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他喜欢约翰,而约翰也有权利去喜欢其他人。

但这种美好的想法并未持续多久,它的破裂起始于约翰快要结婚时,当金发的医生对着自己微笑,那红润的薄唇道出他一直不相信的事实,医生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夏洛克,我想请你当我的伴郎。”

当时他被的的确确的吓了一跳,他瞪着双眼,手中的杯子悬在空中,却始终送不到自己嘴边。

他把那句话在脑内细细的琢磨着,把“最好的朋友”翻译成各种语言,又猜测着这是不是John被人威胁而给他的暗示。但没有,任何一种奇葩的解释中都不会含有“欺骗自己室友说他是自己最好朋友。”这种情节的存在。

于是夏洛克眨了眨眼,把闲置了好一会儿的杯子送到嘴边,抿了一口。接着他说,“好,约翰。”

也是从那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个被他忽视很久的事实——约翰要离开自己了。

永远永远的离开,和一个女人。

他从一开始就该知道的事实却被自己拼命隐藏,当它再次被发掘时是混着血肉撕裂而出:约翰不会永远的陪伴自己,他们的关系就像一部电视剧,无论怎样喜爱、怎样不舍,却终会有完结的时候。

可即使阻止不了完结,他仍旧可以延长剧集。

夏洛克深吸了一口气,用空气把胸腔涨的满满的。持续了一会儿,慢慢的吐出。接着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那长而曲卷的睫毛垂了垂,把心中复杂的情绪散入了那双眼眸。

他似乎做了些什么决定。

*****

约翰醒来时已是正午,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撒在地上,星星点点的勾画出一副美景。他看了一眼床边的闹钟,惊异着夏洛克没在这些时间里弄出什么名堂。

他侧着耳朵听了听,外头十分寂静。于是他猜测自己的舍友出门了,或是在沙发上贴着尼古丁片想着那些所谓“一张尼古丁片,一种难度等级”的案件。

他抱着后者的想法又等了一会儿,外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接着他疑惑的自问自答了一句,穿上拖鞋往楼下走去。

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可沙发上还印着夏洛克刚走不久的凹陷,而垃圾桶里也还残留着被撕下的尼古丁片。他应该是才走了差不多20分钟,是什么让他匆匆忙忙的出门,却不愿吵醒自己的伙伴?

约翰正细细的观察着,却突然发觉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自嘲了一句“被传染了。”便放弃般清空思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明明只需要梳洗一下,换身衣服,去找他美丽的妻子。

又或许他还能顺道去看看夏洛克为什么丢下自己这位“绑定写手。”

【福华】与我为敌 Ⅰ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John,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Sherlock黑化注意

———————————————————————

    当原本该优美的琴声再次变成锯木般样躁人时,好不容易休息下来的约翰实在忍不住的朝外面吼道,“拜托,夏洛克!现在还是凌晨,我需要睡眠!”

    外头顿时停歇下来,可还没到约翰满意一句“宝宝”长大了,夏洛克又开始小猫发情般的叫着他的名字。

    “约翰,约翰,约翰…”

    他双眉紧触,把被子扯开盖在头顶,决心不理外头人的叫喊。他想着如果自己不理不睬,夏洛克总会有安分的时候。

    可往往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约翰在夏洛克的叫喊中混沌的准备进入梦乡,房间门被钥匙突然打开,一个身形宽瘦的家伙扑到了床上。

    约翰吓的差点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枪,但当摸到那冰冷的触感时,意识才猛然苏醒过来,提醒到那家伙是自己该死的同居室友。

    来自阿富汗退伍兵的反射条件让夏洛克赞叹,但约翰下意识阻止自己的动作,更让他受用。

    于是他装作没发现任何端详的把脸继续埋在充满约翰味道的棉被里,持续的在对方发飙的边缘蹦跳。

   “该死!夏洛克,你发什么神经!”约翰大叫着,想把自己从对方的身体下抽出来。但效果不佳,随着他动作伴随而来的不是自由而是被夏洛克体重压的生疼的胸腔。

    诺是圣诞节前的约翰,他完全不会有被压死的可能,因为他的伙伴虽然高,但也瘦的离谱。常年的作息混乱和没日没夜的奔波劳碌,让人有着一副骨架般的身材。

    但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了麦考夫打扰,夏洛克满意的去父母那儿度过了一个“丰盛”的圣诞节,这直接性的导致了他的体重第一次在青春期后有了快要赶上麦考夫的预头。

    似乎是终于抽出意识来察觉医生的感受,夏洛克用手臂把自己撑了起来,移开一些距离好让约翰从床上坐起身。

    “约翰。”夏洛克的语气出奇的委屈,“我叫了你很多声。”

    约翰无奈的摇摇头,“你得适应,夏洛克,你知道我下个星期就要搬家了。”

    夏洛克当然知道,他就像蜘蛛知道它织的网上任何风吹草动一样对这件事清清楚楚。但他却又不像蜘蛛,至少蜘蛛不会对猎物产生除了食欲外的感情。

    于是他选择闭口不答,把自己的脸又埋进了被子里,鸵鸟般一味的逃避着。

    约翰叹了口气,微微俯身。当他从腹腔中呼出的热气触碰到对方的发丝时,夏洛克才猛然察觉他抱住了自己。

    不加掩饰的说,夏洛克喜欢约翰的拥抱,当医生强劲的心跳声贴上他的胸口时,他从前信誓旦旦的那句"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约翰。"似乎也开始微微动摇。

    可没等他想好什么语言,约翰的双手已经离他而去。他随着那双手抬起头,刚刚又似乎是他的幻想。对方任端坐在床上,穿着傻乎乎的毛衣,手臂搭在两旁,那双他所熟悉的瞳孔正散出担忧的眼神。

    "我希望你找个女朋友,夏洛克,说实话我对你很不放心。"

    "我跟工作已经结婚了。"他轻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对方连这都不知道。又似乎在嘲笑自己,连这都记不住。

    约翰盯了他好一会儿,妄想看到对方近乎白色的瞳孔中显出一丝动摇。但什么都没有,那上面只显出了自己疑惑的脸庞。

    "我眼睛里有什么。"Sherlock皱起眉头,猛地往前伸了伸身子,本是疑问的话被硬生生说出了平淡的调子。

    约翰侧开眼,指甲微微收紧,“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那该死的睡意,看在老天的份上,现在可是凌晨,你该出去了。”

【福华】好好医生和他的龙

•约翰被夏洛克气走然后踏上了中土旅游设定

•夏洛克龙设定

•涉及微麦雷,不喜勿入

•短篇一发完,ooc预警

•以及想要小天使们的意见

————————————————————————

“夏洛克”麦考夫忍不住开口,他低下头转着自己的黑伞,不去看自家弟弟那转来转去仿若初恋的样子,“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后者顿了顿,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我需要你帮忙”

“真神奇”麦考夫调调眉,“是关于那个离家出走的军医?”

“他有名字,麦考夫”夏洛克回头瞪了一眼人,“而你,要做的就是把占领孤山那家伙弄走”

“雷斯垂德并没有占领孤山,当时他只是去调查一件谋杀案”麦考夫揉了揉眉心,为爱人再一次的解释着,“而且你应该叫他嫂子”

“你只要把那家伙弄走就行,无论他是不是占领了孤山”夏洛克耸耸肩,表示自己对这事不敢兴趣,“还有雷斯垂格最近像是在策谋着一个计划呢”

“是雷斯垂德,还有这件事不用你关心”麦考夫站起身,“我会帮你把事情弄好,但是你最好别把它闹大,记得教训,我亲爱的弟弟”

后者用鼻子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调,同时送客意思十足

*****

夏洛克趴在金堆上,他颇有些厌恶的用爪子扫开那些金银珠宝,然后继续无聊的盯着门口

“约翰为什么还没来”他轻呼一口气对着随身带着的骨头先生问道

骨头先生回他一个继续等的眼神

“阿肯宝石在哪?哦上帝,这些东西简直乱到无法可忍”猛然一阵碎碎念打断了他们的亲切会谈,而罪魁祸首正是夏洛克心心相念的约翰

夏洛克决定按兵不动,他只露出一只眼睛,较有兴趣的看着来者

哦约翰发现他了,夏洛克几乎快忍不住吹声口哨的欲望,要知道,慌慌张张的约翰简直像只炸了毛的猫咪

“哦,让我看看,一个来自树底洞的霍比特人?”他故意压低了声线,绕着人转了几圈,“你来这干什么呢?”

“先生…咳咳,我是说伟大的巨龙”约翰靠紧了身后的墙壁,他一边奉承到,一边瞄着地上的宝石,“您真是十分伟岸”

夏洛克自然看见了人的小动作,他眨了眨金眸,“那我该高兴吗,不请自来的旅人”

“应该…”约翰看着宝石发了一小会儿愣,然后又立马的反应过来,“哦不”

巨龙凑近了他,在他身边嗅了嗅,几乎是立马的发起了彪,“你身上有矮人的味道,我就知道,那讨人厌的矮人!他们在哪?”他用宽大的脚掌在金堆上狠狠的踩了几下,卷起一阵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约翰眯了眯眼,意外的觉得这只巨龙和他那总是炸毛的舍友有些相像,不过现在的情况可没能让他多想——那只龙看起来愤怒极了

“你肯定接触过他们,你身上有他们的味道,这在明显不过,而且从你的头发和凌乱的衣着,你肯定最近度过了漫漫长路,没事到处走还能把你带到这的除了橡木盾那群无聊的人还有谁?”

约翰抽了抽鼻子,盯着逐渐平静下来的巨龙,他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确定这只龙就是他麻烦舍友,“夏洛克,别装了”

后者趴在自己的前爪上,脑袋也搭在那儿,看起来十分郁闷

“你可以来找我,用电话记得吗?而不是给我那么一个惊喜”

“惊喜?哦我就知道!麦考夫还说我的计划烂透了”

“不不不——夏洛克,这完全是惊吓,没有一个人会对一条巨龙产生喜的!”

“我告诉过你”夏洛克用脑袋没尖刺的地方缓慢的蹭了几下面前的小人儿,“你没听我的”

“所以这怪我?”约翰抬起一条眉毛

“哦约翰”夏洛克逐渐缩小成了平常的样子,他上前一把拥住了人,“我想你”

约翰没挣脱开,他吻了吻面前人的脸颊,“这次又是从那本书看的?”

夏洛克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如何修复与爱人的感情不和,麦考夫那偷的”

“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识,夏洛克”约翰的眼神从人锻炼良好的胸肌,一路落在了人的脚尖,“不过难道那本书上没有,和爱复合前请仪表得当这一条吗?上帝”

“没有我的作家我慌乱极了”夏洛克眯起眼

“我会跟你回去的”约翰手中捏着那块宝石,“不过我现在必须得先完成一件事”

“别管那些了,麦考夫会搞定一切的”夏洛克耸耸肩,他搂过人的腰,露出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

“而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

【福华】夏洛克的花园精灵

▪日常ooc预警

▪甜饼一发完

————————————————————————

夏洛克对自己得到的花园精灵还是挺满意,毕竟他即敏捷又可爱还擅长家务和医术

至于为何称他为花园精灵,这是夏洛克看到的一本书里面出现的

“一只熊围着花园转啊转,它爱死这件事了”

他愿意做只熊,当然不是成为愚笨的那种,只是他觉得自己愿意围着约翰转,就像那句话说的——他爱死这件事了

当然了,比起花园精灵这种称呼,夏洛克的哥哥麦考夫更喜欢称约翰为海螺姑娘

这起于东方的一件寓言故事,勤劳勇敢的约翰为报答带给他危险的夏洛克,所以便处处的帮助他

这很好不是吗?

麦考夫转着自己的拐杖,他十分不满夏洛克跟换约翰的称呼,他曾几次登门,结果却都不太理想

“去找一个你的花园精灵,别烦我了”夏洛克语气中难以忽视的骄傲,让这个著名政客平生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情绪,一种十分冲动的情绪,就是那种想给人一棍子的冲动

当然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

在政客乘着小黑车扬长而去时,夏洛克正围着自己的花园精灵转来转去,“约翰,你刚刚看麦考夫的表情了吗,这简直是——令人心情大好”

“夏洛克,他是你哥哥”约翰无奈的摇摇头,“还有如果你在提花园精灵这四个字,我就把你所有的实验全丢到垃圾堆去,我做得到”

“我相信你不会的”夏洛克眨眨眼,“好了,谈话结束,下午茶时间开始”

“什么…你要知道我们并”约翰的话被一阵敲门声打断,而探出的正是雷斯垂德,他顿了顿,“夏洛克,真想不到你会把案件当成下午茶”

“哦我可爱的花园精灵”夏洛克对着镜子理了理衣着,“一起?”

“当然”约翰下意识答道,紧接着又皱了邹眉,但他走路的速度却未减慢,“我保证,回来时你的实验都会出现在垃圾堆”

“你不会的”夏洛克斜视着人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