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发现木起这个名字跟别人撞了,尴尬尴尬ヽ(´~`;)。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呜呜呜

【福华】与我为敌 Ⅰ

梗概:我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犯罪,John,你是唯一的受害人。

切开黑注意,ooc预警注意。

Sherlock黑化注意

———————————————————————

    当原本该优美的琴声再次变成锯木般样躁人时,好不容易休息下来的约翰实在忍不住的朝外面吼道,“拜托,夏洛克!现在还是凌晨,我需要睡眠!”

    外头顿时停歇下来,可还没到约翰满意一句“宝宝”长大了,夏洛克又开始小猫发情般的叫着他的名字。

    “约翰,约翰,约翰…”

    他双眉紧触,把被子扯开盖在头顶,决心不理外头人的叫喊。他想着如果自己不理不睬,夏洛克总会有安分的时候。

    可往往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约翰在夏洛克的叫喊中混沌的准备进入梦乡,房间门被钥匙突然打开,一个身形宽瘦的家伙扑到了床上。

    约翰吓的差点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枪,但当摸到那冰冷的触感时,意识才猛然苏醒过来,提醒到那家伙是自己该死的同居室友。

    来自阿富汗退伍兵的反射条件让夏洛克赞叹,但约翰下意识阻止自己的动作,更让他受用。

    于是他装作没发现任何端详的把脸继续埋在充满约翰味道的棉被里,持续的在对方发飙的边缘蹦跳。

   “该死!夏洛克,你发什么神经!”约翰大叫着,想把自己从对方的身体下抽出来。但效果不佳,随着他动作伴随而来的不是自由而是被夏洛克体重压的生疼的胸腔。

    诺是圣诞节前的约翰,他完全不会有被压死的可能,因为他的伙伴虽然高,但也瘦的离谱。常年的作息混乱和没日没夜的奔波劳碌,让人有着一副骨架般的身材。

    但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了麦考夫打扰,夏洛克满意的去父母那儿度过了一个“丰盛”的圣诞节,这直接性的导致了他的体重第一次在青春期后有了快要赶上麦考夫的预头。

    似乎是终于抽出意识来察觉医生的感受,夏洛克用手臂把自己撑了起来,移开一些距离好让约翰从床上坐起身。

    “约翰。”夏洛克的语气出奇的委屈,“我叫了你很多声。”

    约翰无奈的摇摇头,“你得适应,夏洛克,你知道我下个星期就要搬家了。”

    夏洛克当然知道,他就像蜘蛛知道它织的网上任何风吹草动一样对这件事清清楚楚。但他却又不像蜘蛛,至少蜘蛛不会对猎物产生除了食欲外的感情。

    于是他选择闭口不答,把自己的脸又埋进了被子里,鸵鸟般一味的逃避着。

    约翰叹了口气,微微俯身。当他从腹腔中呼出的热气触碰到对方的发丝时,夏洛克才猛然察觉他抱住了自己。

    不加掩饰的说,夏洛克喜欢约翰的拥抱,当医生强劲的心跳声贴上他的胸口时,他从前信誓旦旦的那句"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约翰。"似乎也开始微微动摇。

    可没等他想好什么语言,约翰的双手已经离他而去。他随着那双手抬起头,刚刚又似乎是他的幻想。对方任端坐在床上,穿着傻乎乎的毛衣,手臂搭在两旁,那双他所熟悉的瞳孔正散出担忧的眼神。

    "我希望你找个女朋友,夏洛克,说实话我对你很不放心。"

    "我跟工作已经结婚了。"他轻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对方连这都不知道。又似乎在嘲笑自己,连这都记不住。

    约翰盯了他好一会儿,妄想看到对方近乎白色的瞳孔中显出一丝动摇。但什么都没有,那上面只显出了自己疑惑的脸庞。

    "我眼睛里有什么。"Sherlock皱起眉头,猛地往前伸了伸身子,本是疑问的话被硬生生说出了平淡的调子。

    约翰侧开眼,指甲微微收紧,“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那该死的睡意,看在老天的份上,现在可是凌晨,你该出去了。”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