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发现木起这个名字跟别人撞了,尴尬尴尬ヽ(´~`;)。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呜呜呜

【盾铁】他是鹅

※沙雕风,ooc爆表


为什么@找不到人的?_(:з」∠)_


     纽约时间十点零五分三秒的那刻,托尼斯塔克先生从一位俊美的男子变成了一只俊美的天鹅。

     没有什么词可以来形容他现在的样子,意会一下,便是那种站于鹅群内如同鹤立鸡群样的不同,但这突出并不意味他能脱离鹅的边界肆意横行。

     恰恰相反,他鹅的很正宗。

     仿佛天生下来便是这副模样,一瞬间的变化并未让他感到那儿维和,反而昂着长颈的那刻,他还感叹了一句再也不怕骨质增生了。

     但鹅身毕竟比不上人身,这对脚蹼走再快对于人来说也不过一个跨步间的距离。于是乎,晃晃悠悠走了半天还见不着头的托尼发出了一声高昂的鹅叫,声音传出走廊,吸引了一干瘫在休息室内百般无奈的人群。

     不过半秒,幻视首先从墙壁内穿了过来。但由于他飘浮的脚离地刚好一个托尼的长度,所以当他环视四周什么都没发现准备继续向前时,托尼忍无可忍的又叫了一声。

     高昂的声音将幻视震的一个踉跄,在空气中晃了晃身形,这才发现在脚底的大白鹅。

     托尼顿时觉得自己可以学隔壁蝙蝠侠一样来个次声炮。

     大眼瞪大眼的片刻,其他人也陆续赶到。

     斯蒂夫首先推开门,托尼转移了视线。

     一人一鹅又是一阵互盯,斯蒂夫试探性的开口,“托尼?”

     “轧。”托尼点了点鹅头。

     斯蒂夫瞅了瞅嘴角,一旁的克林特笑出了残影。

     “洛基干的?”斯蒂夫询问,身后的托尔闻言反驳。

     “洛基最近乖很多了绝对…”

     “托尼最近有干什么和洛基有关的事吗?星期五。”

     “BOSS前几天把配有‘哈哈哈哈,这鹅好像洛基’的一张天鹅带着皇冠的图群发给了大家。”配着托尼当时大笑的语音,星期五的语调内也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托尔你手机是在…”

     托尔并不准备回答您,并撞破玻璃飞了出去。

     是洛基没跑了。

     斯蒂夫面色浓重。

     身后的克林特还在笑,娜塔莎对其翻着白眼。

     但斯蒂夫不为所动,他正为该如何与托尼对话发着愁。正在这时,托尼扭了扭鹅身,用脑袋点了点不远处桌上的电脑。

     靠近桌子的旺达立刻心领神会的将电脑送了过去。

     托尼先是伸了伸短腿,惦着脚尖在键盘上敲击着,笨重的脚蹼总是连带着按到周围的键,他就这样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一言不发的展示出不同寻常的耐性。

     斯蒂夫与不知何时停住笑声的克林特挤在了前排,幻视携旺达飞到了上空,就连娜塔莎也皱着眉目不转睛,所有人都在等待托尼打完的那时。

     几分钟后,托尼那快要绷的抽筋的脚蹼总算按下了确认键。同一时刻,周围的音响将他放大版的低沉声音传了出来。

     操你的洛基!!!

     尾音带了几个转的在房间内循环,兆示着主人的愤怒。

     托尼瘫在地上,呼出一口浊气。

     爽了。

     斯蒂夫的眉头更深,他上前一步,蹲在托尼面前,与他直视。

     “托尼。”

     “轧?”

     “你该想想万一托尔找不回洛基什么办。”

     “轧轧轧轧?”(他会找不到洛基?)

     “我说万一,托尼。”

     “轧轧轧轧轧轧。”(那家伙还想在中庭混就不会这么做)

     “即使不在中庭他也有其他地方去啊。”

     “轧轧轧轧轧。”(只要托尔还在,他不会的。)

     “可…”斯蒂夫还想反驳,但被托尼一脚蹼踩中了手掌。

     一旁的克林特挑起眉毛,对着娜塔莎问道,“他们,在对话?”

     “这叫心有灵犀。”娜塔莎撇了对方一眼,踩着恨天高走出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次托尔的办事效率不同往常快速,夜晚将至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斯蒂夫做了些蔬菜沙拉硬是给尖叫着的托尼喂了下去,羽毛飞散,洒进了其他饭菜中,众人不约而同的出门打了快餐。

     斯蒂夫摇着头收拾,托尼蹲在旁,乘其不意张口便喝了一口摆在不远处的咖啡。

     结果可想而知,他吐湿了整篇前襟的羽毛。

     最终斯蒂夫叹着气,抱着蔫巴的托尼回了房间,思来想去后将其放进了充满热水的浴缸内。

     “轧?”托尼来自鹅天性的喜水让他缓过来,瞪着脚蹼便在水面划出一圈圈波浪。

     斯蒂夫往他身上浇着水花,两人正维持着暂时平静的动作。猛地,托尼一沉,一阵烟雾后,一个湿淋淋的男子出现在斯蒂夫面前。

     托尼虽被突然的转化惊的愣了片刻,但随机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怎么,帮我洗的舒服吗?老冰棍。”

     您的斯蒂夫不想说话并羞红了耳尖。

     您的托尼不管您羞红了耳尖并吻了上去。



后续:

     因鹅身时喝咖啡坏了肚子,托尼蹲了整晚的厕所,最后起身时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存在。

     第二天早上托尼扶着腰艰难的走出门外,与正好头同样动作的洛基撞了个面。

     两人相对,都弱弱的勾了勾嘴角。

评论(10)

热度(78)

  1. 想改名儿233羽妄不甜铁罐甜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的做了一个七百二十度的托马斯回旋!(虽然我并不会)我的妈呀!可爱到炸!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