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一个红心,一条评论,即可触发作者的更新!

【盾铁】斯塔克与他的玫瑰花

•准备写个系列.ing

•人物性格跑偏预警,大量心理描写预警。

———————————————————
1.

     这是一株含苞待放的红玫瑰。

     花苞向上延伸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瓣口微微向外敞开,沾着几滴透明的露珠。翠绿的花根笔直,尖锐的小刺张扬的竖起,直至隐没于松软的泥土之中。

     斯蒂夫用手撑着画板,在洁白的画纸上勾勒出花儿的样子,他画的很细,连那几滴露珠都像完美的复制了下来。一会儿后,他仿佛是打好了线稿,吹拂掉了笔屑,开始上色。

     翠绿而又笔直的花干,浅黑色的尖刺,斯蒂夫都一丝不苟的选取了与实物差不多的颜色。但涂抹上那花朵时,他却私心的选取了一种比实物更为亮红的颜色——那刺眼的红让他想到了托尼的盔甲。

     在灰暗的战场中永远最显眼的那个身影。

     好吧,这样看起来他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想把那朵玫瑰送给托尼,或许连带着这张画也一起。

     扪心自问,其实斯蒂夫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萌发出这个念头。他只是偶然见到了托尼收下了粉丝的那一大捆玫瑰,然后又神差鬼使的盯着对方把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埋了进去,露出一个颇为温柔的笑容。

     接着斯蒂夫就和那个粉丝一样捂着脸跑了。

     想到这时,斯蒂夫停下了笔,抬眼望着不远处的玫瑰。但渐渐的,他的眼神开始涣散…

     斯蒂夫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托尼的呢?
恐怕他本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不是说托尼是透明到让他不在意的人,恰恰相反,那是个即使隐匿在群星之中也能被一眼找到的家伙。

     而可能就是因为是太过于惹人注目,人们要不将他描绘成战争的罪魁祸首,要不将他吹捧成救赎人间的存在。

     这让斯蒂夫第一次见托尼穿着件黑色远动衫,满手机油的俯在一堆机械内时足足呆愣了几分钟。直到托尼不耐烦的扭头,一边瞥着他一边示意自己需要的东西时斯蒂夫才尴尬的想起了自己来这的目的。

     后来他想明白了,托尼不是神,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伴随着这一想法随机而来的便是一股莫名的情绪,心酸夹杂着疼惜。

     没人了解托尼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交换至今的一切,他们不在乎。托尼就像是餐桌上一道精美的佳肴,每个人都想分一勺羹。但当这种欲望愈发愈强烈时,每个人都在争破头皮的争抢着,相对而言,这道菜的出处就显得不重要了。

     或许是与自己旧往的相似,斯蒂夫看透了这一点。于是他便在潜移默化中对托尼改了看法,从对方是一个自大狂傲的发明狂转变到了他是个值得肯定与嘉奖的家伙。在此之中,斯蒂夫似乎是加进了另一些情感。

     他喜欢托尼?大概是吧。

     但这喜欢的界线太模糊了,模糊到斯蒂夫即使不确定也不敢去确定。

     可他的理智却告诫他——必须尽快平息这可笑的情绪。

     斯蒂夫接受了告诫,他也尽力想摆脱。但无论他怎样努力,却总像陷入泥潭一般,只能无力的几乎坠落。

     脑中突然传进一道喊叫,那声音环绕着斯蒂夫转了几圈,却像它来时一样悄然无声的散去,“斯蒂夫…”

     他缓慢而又呆滞的扭头,眼中的模糊任还未全部散去。

     “斯蒂夫.罗杰斯!”

     顿然拔高的声调使他猛地清醒,几乎是同一时刻他把画板一把拍下,砸在自己腿上。而后才发现自己的眼神紧绷的几乎可以算的上狰狞,他稍稍的缓和了一下,对着探出一个头的对方问道,“怎么了?”

     托尼皱了皱眉,像是想要问些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娜塔莎让你去找她,有关于任务的详细内容。”

     “哦哦…好。”斯蒂夫手忙脚乱的站起身,错愕的拿着画板尴尬的愣了一下,看了看一脸狐疑的托尼,缓慢的把画板放到了桌上。

     托尼就这么盯着斯蒂夫与自己擦肩而过,对方露出的浓重神色和那不合调的微红耳垂使得他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待斯蒂夫的脚步声渐远,托尼才走到桌子旁,看了好一会儿那被反盖住的画板。他用手指抚摸着边缘,好几次都想要翻转过来,但又一次次的被放下。

     托尼依然皱着眉头,他在纠结。至于是关于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终的,他放弃了行动,被抬起几乎一半的画板重重的又砸了回去,发出闷闷的响声。


【ps.各位看完的小天使能不能顺手给个建议什么的x想写的好些却不知道从何下手。以及,有没有扩列哒√互催互拼互补啥的,超想要_(:з」∠)_】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