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见到我请催我码文,爆想要互催组QAQ

【虫铁】何以为惧 Ⅰ

接复联三结尾。

虫铁向甜饼(大概?)

感觉自己码文速度明显下降了唉

 ̄ ̄ ̄ ̄ ̄ ̄ ̄ ̄ ̄ ̄ ̄ ̄ ̄ ̄ ̄ ̄ ̄ ̄ ̄ ̄ ̄ ̄
Ⅰ.

     “I don't want to go...”

     彼得的视线逐渐模糊,他能感到自己的手想紧紧的握住斯塔克的盔甲,但握住的只有一阵虚无。

     他发觉自己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软软的哭音像是小猫叫般的打在空中。

     在思维逐渐消失时,他见到了斯塔克那双悲伤至极的大眼。他不知道该怎样描述那副场景,就宛如他早上稀里糊涂喝的那杯咖啡,先加入的蜜糖被醇厚的咖啡一点一点覆盖,最终成了看不见低的深渊。

     他还想再一次的抱抱斯塔克,用自己瘦小的肩膀环住男人,感受对方逐渐加快的心跳与喘息。直到斯塔克再一次的推开他,用握成拳头的手挡在脸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咳嗽,“我不想抱你,孩子。”

     斯塔克先生是想的,彼得每每被推开时便这样想。

     这位表面坚强的男人即使有着一颗钢铁之心,也是被他自己所按上去的。而只要是被制造出来的东西,都是有弱点的。

     彼得知道,他也知道男人比自己更清楚。

     所以斯塔克小心翼翼的守护自己那颗破碎的钢铁之心,几乎造出了一栋他自认为的坚不可摧的铁墙来抵御外来的侵袭。

     但佩珀第一个撬开了那座墙,斯蒂夫是第二个。

     而彼得想做第三个。

     但当他兴冲冲的走向斯塔克时,那原被撬开的心慢慢愈合了,密不透风的大墙堵在他的眼前。

     放弃吧。

     脑中的声音这样劝道,但彼得不想放弃。他越来越频繁的往斯塔克身上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但不知不觉的,在他耳中,斯塔克那原被自己称为玩笑话的那句“孩子”却愈发愈真诚、愈发愈诚恳。

     斯塔克把他当孩子。

     彼得清楚的意识到这件事。

     可他不想当斯塔克的孩子。

     在感觉自己消失的最后一刻,他听见了斯塔克哽咽着的声音,那声音说,“彼得,不要走...”

     彼得转过了头,望见不是意料之中的蓝天白云,而是的是那厚厚的铁墙。

     他突然意识道——

     自己已经在墙内了。

     他动了动嘴唇,望着那几乎落泪的男人,“对不起。”我没早点意识道。

     说完这句,彼得脑中所有的事物已经消耗殆尽。他也烟似的什么也不在乎了,只能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往黑暗飞去…


     “彼得...彼得!起床了。”

     不知昏昏沉沉的多久,彼得突然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似远似近。他想努力睁开眼,但思维总是在晃荡着,仿佛在提醒着些什么。

     思维的晃荡愈发愈激烈,他突然想起这是什么预兆,但那个词还未从脑子里蹦出来。彼被一人揪着耳朵拉了起来。

     “都快要迟到了!你还在睡!”

     彼得突然睁开眼,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呆呆的,那被打断的词语慢慢划进脑中。

     蜘蛛感应!
 

     我还活着?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