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见到我请催我码文,爆想要互催组QAQ

    团宠妮妮,刚看了妇联三预告,怕是等不到糖了哎_(:з」∠)_

   托尼觉得累极了,他缓慢的在床上转了一个身,拿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脸,好让刺眼的阳光不直接照在脆弱的眼睛上。

   退休的生活不仅没令他感到原想的安心,反倒让他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焦躁不安的情绪之下。但同时的,他无所事事且提不起任何精神。托尼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朋友们常说的,这疲惫不堪的躯体再也禁不起以前那玩命似的折腾了。

   钢铁侠老了。

   他发丝中藏着的银白开始悄然无声的生长,旧伤频发使得他的腰骨开始僵硬。但他神采飞扬的眼眸还保留着原本的模样,他还是那个不会向任何事物认输的男人。

   托尼选择的退休方式与他一生的张扬极其不符,他寻找了一个离纽约不远的乡下,在这儿的山顶上建起了一座孤寂的城堡。休息室、卧室、训练室…一切都宛如他最鼎盛的时期——他还是一名复仇者时。

   他总幻想着再一次的飞上高空, 幻想着众人再一次的坐在沙发上互相调笑, 幻想着自己那金发的爱人抿着嘴唇,双眉紧锁的说出那句,"复仇者,集结。"

   梦想总会落空,即使不过是丁点的渴望。托尼在小时候梦想父亲多陪陪自己,在少年时梦想着父亲对自己说出一声赞美,在青年时梦想着父母在哪天会回家。

   但他的梦想总会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直到后来,他开始不相信梦想会实现,他开始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成长,不靠什么狗屁的运气又或者操蛋的梦想。当他终于有资格对命运竖起中指时,他迟疑了。

   这时的托尼已经有了关心自己的人,有了自己想关心的人,有了就算舍命也要保护的团体。

   于是他可悲的又开始相信梦想。

   不知道又这么混混沌沌的睡了多久,托尼被手机铃声给吵了起来。那头的佩玻扯着嗓子叫他赶紧起床,说是有大事,他这次必须到场。

   佩玻每天都这么说,托尼眯了眯眼,他知道这不过是想让他重新回归公司的理由,所以他模糊的回答了一句不去便又倒头。但过了不长的时间,佩玻便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直接拧起了男人的耳朵。

   "我说过这次的事情很紧急,托尼。"她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次必须到场。"

   "董事会那群老头终于要抵制你的强权压迫了?"托尼笑了笑,晃悠悠的披上衣服。现在正值冬季,而他的身体受不起凉。

   佩玻没笑,她的脸板着,就像当初看到托尼把退休的那张信拍在自己的桌子上,"托尼,史蒂夫回来了。"
  

   托尼愣了一下,"那老冰棍舍得回来了?他让你把我带过去?"

   "没,他没这么说。"佩玻摇摇头,"他只是让我带给你这个。"她说着,从手机里翻出一个视频,递给托尼。

   视频里首先蹦出来的是彼得,那张年轻的面孔在屏幕上晃来晃去,语无伦次,"斯塔克先生!"他尖叫道,"我们在给你办一个惊喜派对!"他说这话时被旁边的人笑话了一番,"说出来就不叫惊喜派对了好吗?小鬼。"这声音说的很小,但托尼听的很清楚,是罗德。

   接着彼得把镜头转向其他方向,他看到克伦特在一边拉弓把许多闪亮的装饰品射到天花板上,一边抱怨道,"你真的觉得铁罐会喜欢这个?"彼得响亮的肯定 。

   镜头再次转换,托尼看到幻视和旺达在一边的厨房里鼓弄些什么,娜塔莎在一旁靠着墙,见镜头转向她便抬手挥了挥。托尔扯着洛基,一边把鸡腿往他手里塞,轰隆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弟弟,你啃啃这个,这个好吃。"…

   最后,视频快要放完了,镜头一闪托尼便见到了斯蒂夫。他像老了十几岁,金色的胡渣参差不齐的长在他原本光洁的下巴上,他眼睛里闪着光,似曾相识的神色参杂在其中。终的,他开口了——

   "复仇者集结。托尼,我们回来了。"

   "怎么?有动力了?"佩玻眯着眼,一脸好笑的看着托尼猛地站起身,在衣柜里翻箱倒柜的找着衣服。

   "这群人在我的大厦里搞派对,我怎么能不到场,那可是我的宝贝。"托尼撇了撇嘴,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却又止不住嘴角的上扬。

评论

热度(73)

  1. 铁受百日企划羽妄不甜铁罐甜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