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见到我请催我码文,爆想要互催组QAQ

【霜铁】互相索取 1

海妖霜x犯人铁

ooc预警

——————————————————————————————————————————————
1.

    潮湿的船下,早已泛起青皮的铁门散发着令人厌恶的锈味。托尼窝在冰冷的草皮上,手上坚硬的铁链随着他的晃动而咣咣作响,他身上已经没什么好地方了。

    手腕上的皮被磨破结痂再磨破早已血肉模糊,身上的皮肤被不知名的虫子咬的一片绯红,肠胃中前天所吃的饭菜已经被消耗至尽。他心中满是对这地方的唾弃,但又对此无可奈何。

    天知道,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法官对他施舍最后一点情面时,他没选择干干脆脆的砍头,而是抱着一丝逃出去的希望义无反顾的决定了要来贡献海妖。你瞧,他现在还没见着那恐怖的怪物就快死在船上了。

    想到那海妖,他只知道那家伙貌似是某种实验后的失败品,而科学家又不愿意这么轻易的舍弃他,思来想去只好流放到座偏离国家的小岛上,并时不时送去些被判了死刑的犯人给那家伙——例如和他这样的。

    铁门突然的被人用棍子敲了两下,伴随着咒骂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毫不怜惜的拎起饿的快进入半昏迷状态的托尼,走上阶梯狠狠的摔在了夹板上。

    外面是正午,猛烈的阳光撒在托尼的脸上,把他那双蜜糖色的大眼硬生生的疼出了眼泪。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臂弯里。他清楚的听见周围哄笑一片,几个和他一样的犯人也依次的被拽了出来,然后那些"刽子手"便开始讨论着,他们用的是西班牙语,托尼虽听不懂全部,但也能听个七七八八。

    "嘿,他们最后一餐饭还没做好吗?"一个听声音尚且年幼的少年说了一句,接着又是一片笑声。

    "哦本杰明。"那个把托尼抓上来的男人说道,"给他们吃也只不过间接给那怪物了,那还不如我们自己大饱次口福。"

    听到这里时,托尼的脑袋不自主的轰鸣起来,他用不正宗的西班牙语大声的骂了句,接着腹部便被人狠狠的来了一脚,他感到自己飞了起来,又重重的砸在了甲板上。

    "够了,他就快死了。" 那个年幼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起来他拦住了刚刚踹托尼的那个人。

    "行了行了,听本杰明的吧。他可是个好孩子,把犯人都带过去,快靠近海域边界了。"不知道是谁出来打了圆场,接着人群又是一顿脏话,不过他们最终都开始散开。

    不一会儿托尼感觉自己又被人拉了起来,卸下了手铐。他被扶着踉跄的走了几步,前脚抵上了船的边缘。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放在了他的裤带里,同时那少年挨在他耳边道了一句"希望你能活下来。"

    托尼还没来得及点头,一阵失重和撞击水面的冲击让他差点晕了过去,他咬紧牙关,摆动着双腿让头渐渐的浮出了水面。咸涩的海水让他睁不开眼睛,只能勉强的眯起一条缝。

    好不容易保持平衡后,他感到水面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一抹蓝色的东西从他旁边闪过,掀起的巨大水花一股脑的往他头上拍去,他顿时又沉入了水中。

    "活下去。"

    这三个字像诅咒一样环绕着托尼的脑海,企图把那本就成了一团浆糊的东西搞的更乱一些。他越是想平静就越是吵闹,他越是想有丝光明就越是黑暗。

    终的,他从混沌中醒了过来。一个模样怪异且蓝色人形状的怪物就这么清楚的呈现在他眼前,那家伙看见他爬了起来挑了挑眉头,接着又往嘴里塞了一颗果子。

    不知是意思在作怪还是他真的闻到了,反正一股从果子里传来的沁香很快就席卷了托尼整个味觉。他张了张口,极度的饥饿和劳累却使他说不出话来。

    "你想要这个?"那家伙似乎笑了一声,用手抬起果子在他面前晃了一圈,又收了回去,"不行哦,小东西,这是我的。"
    托尼眯着眼睛,咽了一口分泌出的唾液,脑子一混沌便饿狼般的扑了上去,用嘴巴吸住了那家伙刚含进嘴里的果子——他强吻了那个怪物。

    对方似乎也很震惊他会这么做,一个用力把托尼推了出去,使得他又撞到了旁边的树上。

    这次,他是真真正正的昏迷了过去。

(ps.这是国庆礼物来着,本子去打印了,我就慢慢的先发出来。)

评论(1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