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有人找我玩吗(。・ω・。)ノ♡

【萨杰】车

@Dummy 的连文,鉴于我俩都想不到名字就叫车好了_(:з」∠)_以及向dummy的疯狂比心。

不那么正经的老干部查x被诅咒成海妖的嫩杰

ooc警报

————————————————————————

“那是什么东西。”萨拉查皱了皱眉头,微微抬起手臂示意着船员们托上甲板的袋子。

他衷心的大副在一旁弯了弯腰,“这是我们在黑三角地区捕回的海妖,是一名罕见的男性。”

“我可从没叫你们做渔夫。”萨拉查撇了眼身旁人,“所以呢,你们把他装进袋子是想又把他抛下去?”

“男海妖有很大的诱惑力…captain。”大副吞咽了一口口水,“把他抓上来的两个水手已经跳海了。”

后者听到这话时挑了挑眉毛,迈开脚步就往那边走了过去。他先是用刀鞘戳了戳布袋,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听见里面传出一声闷闷的音调,于是他朝握住封口的水手长命令到,“把它打开。”

“是。”水手长蹲下来,手脚麻利的解开绑了几层的袋子,但在解开最后一层时他瞬间往后退了一步。

萨拉查察觉到了人的动作,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便就把视线移到了布袋那儿。

第一入眼的是那被扎成许多股的亚麻色头发,较白并且裸露在外的后背,然后就是被麻绳扎的发红的手腕。

海妖被一块胶布死死的绑住了嘴巴,长时间被塞在袋子里的感觉十分不好,他现在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的。所以即使现在被放出来,他也懒得扭头去看那位想用眼神把自己解刨的。

“把头转过来。”身后被一根凉飕飕的刀鞘戳了几下,他压下烦躁的心情扭过头。

萨拉查眯起了眼睛,看着海妖那姣好的容貌。那家伙好看的棕色眼眸周围带着些许乌黑。不知道是他哪个水手狠狠来了一下,还是本来就那样,但事实上——两者皆有。

“把胶布扯了。”他仔细观摩了一会儿,继续命令着水手长。

“captain。”大副在人身后叫了一声,但却没有什么用处。船长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他,他就没声了。

“呼——你们还真是暴殄天物,抓了一个海妖,就是为了把他装进袋子里。”脸上一疼,被束缚了一天的嘴巴立刻开始喋喋不休起来。海妖扯开一个近乎嘲讽的笑容,抬起头看了眼面前的人,“还是说,你们西班牙佬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说完他又扭过头四处瞧了瞧,“喔喔,海军。我知道,把裤裆里那东西掏出来和石头一碰能出火都没女人管的。”

“躁人的小麻雀。”萨拉查抓住海妖的发顶往上拉强迫性的让他看着自己,“就应该把你带着那肮脏的布袋绑到船头,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癖好。”

“喔,没想到你这西班牙佬还真变态。”海妖眯起眼,弯起眸子,露出嘴角的虎牙,“我叫杰克史派罗。”

萨拉查皱了皱眉头,对人突然转化话题感到十分不满,但也没什么行动。他压低声音重复了一次人的姓名,史派罗在他最后一个音调降下时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海妖微微抬头凑近人,就在两人的嘴唇距离不过一次点头的距离时,他停了下来,绽出花一般的笑容,“好名字吧。”

后者闷哼一句,松开抓着海妖发顶的手改为篡住他的肩膀,一用力就把他捞了起来。

史派罗下意识的抓住那人另一支挡在自己胸前的手,勉强撑住身体,不常变为双腿的尾巴本来就柔软,更何况已经在地上跪坐了一天一夜。

“这可是投怀送抱,杰克先生。”萨拉查垂着眸子,海妖发顶上没被扎起的几撮毛被海风吹到他的脸上,从那儿传来痒痒的感觉。

杰克抬起头,小口的咬了下男人的下巴,有些低沉的语调带着似有似无的诱惑,“你想的没错,captain…”

萨拉查眼神一暗,那只抓着史派罗肩膀的手换了地方,手一用力便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大副在一旁呆了眼,但也不敢说些什么,左右思量之下,他朝同样呆愣的众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回自己的岗位。

萨拉查没做过多的停留,抱着怀中的史派罗就往船长室走去,他没记错的话那儿有张床,还有张桌子。

不怎么好吃的车

评论(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