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妄不甜铁罐甜

我真的是杂食_(:з」∠)_
企鹅号 164837826有人找我玩吗(。・ω・。)ノ♡

记梗

吴邪听这段话有些模糊。就算经历过那些事情后,张起灵的话依旧是那样云里雾里。你能理清楚他话头的思路,但怎么也搞不清整件事的细节。

这原因除了他本身少言外,还有一个根本。别人说话是从头到尾,一件事连着一件事,特别顺畅。而张起灵则不一样,他是先给你一个大概,然后慢慢补里面的东西,逻辑思维有时往往是相反的,而且他那个大概可以从很多地方说起,有时简略道“张家很大。”一句概括。

吴邪理了半天才大概的明白。

张起灵所在的张家从古时候就很有规模,但家族为人谦虚,况且不喜爱受朝廷管理,所以史册里面鲜有记载。但似乎从不知道那个朝代的君王所重用,并且给予了一个重大的任务(这里张起灵匆匆带过没细说。)反正大概就是寻找长生之类的事情。

喜闻乐见的是,张家费劲千辛万苦,差不多耗掉了半个家族的人命。最终携带这个方法回到皇宫时,那皇帝却早已经命归西天了。

张家家主也不傻,一看皇帝没了,这方法最终还是用到了自己的家族里。但也就因为如此,可能是害怕被其它家族知道此事,整个家族一夜之间搬离了城镇,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隐居了下来。

这时更喜闻乐见的事情来了,家主晚年时估摸着这方法来之不易,况且来的也忒巧了吧。所以他决定吩咐下面的一干族人,做任何事情不要张扬,但有些需要他们帮助的事,必定要耗费心血去做。(所以有很多不起眼却决定大局时的地方往往会有张家人。)

小哥说道这里时顿了一下,吴邪依稀感觉到事情要转折了。

这样安稳的日子过了很久,但张家里开始有变了。或许是血统不纯正,又或许是外界原因,家族里的一些人不再长寿,而是在比别人长几倍的年轻过后迅速老去,有的甚至突然死去等等。

于是这时还未死去的张家主便决定了一次分化。(在这里时吴邪问了很多变是分化还是内讧,但得到的答案却和一开始一样。)字面上的意义,把那堆不再长寿的人分出去管理外界事物,美名其曰为家族好。

但要知道张家人个个都是人精啊,被分出去的肯定会有胡思乱想的一堆。所以很土的剧情发生了,被分出去的那波反叛了,自立门户为汪家。(张起灵在这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成章了,汪家虽然离开了但祖训还在,不过与此不同的是,张家是在人需要的时候添一把手帮忙,汪家却是强迫性的让人往他们所希望的道路走。

两家人明里暗里又斗了几年(吴邪听出张起灵的本意是汪家找张家麻烦,但张家根本不想离汪家。)到了张起灵这一代,家族又继续分化了一部分,原因也很简单,时代在变化,家里年轻的一部分人想出门,但老人却怎样也不同意。(听到这时吴邪在脑内幻想出了一部走马灯,俩个面无表情的张起灵站在一起,一个说“我要去打拼。”另一个道,“你不能去,因为我是你曾曾祖父,你得听我的。”)

到最后,那时的家主便拿张起灵换了宝盒内的死胎说事,才让一部分人留了下来,但还有一些则还是是执意出门,被除了姓和族谱。(那堆人现在是还活着还是被收进了汪家谁也说不清。)

吴邪听到尾声才发现了一件事,这丫从头到尾都没提过那终极一句。

张起灵咽了口茶水塞了几块压缩饼干,在人都快忍不住开口时才又继续说道,他说的很简略,就几个字。

“张家的历代记录。”

吴邪听到这回答时便笑起来,“小哥,你编个其它理由都好说,就你这记性,况且一本记录有什么好守的”

评论(2)

热度(15)